【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交互专区 > 话题讨论

复古的全甲格斗

 

穿着古代武士的盔甲,手持青龙偃月刀,这副模样不只停留在电影和文学作品中。现实生活里,有人正在为实现这样的梦想而努力。
今年4月底,数名中国“武士”前往塞尔维亚,参加一年一度的诸国之战,这项赛事相当于是全甲格斗项目中的世界杯。中国将第一次组队,参加30对30的比赛。
历史
全甲格斗是从古罗马的角斗士文化和中世纪骑士文化演变而来,最近10年来,这项运动在俄罗斯兴起,在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地也逐渐壮大。
全甲格斗规则并不复杂,要求选手身穿13到17世纪的史实复原盔甲装备,武器限制重量在1公斤以内且不得开刃,武器的尖必须处理成直径20毫米的圆弧。格斗中严禁刺击动作,禁止攻击脊柱、后颈,禁止反复击打同一部位。比赛形式可以一对一,也可以多对多。比赛结果有的是以打点计分计算成绩,有的以双腿以外第三点着地算输,多对多团体战以全部击倒对方,或所剩人数为对手三倍为胜。
在俄罗斯,全甲格斗已经成为职业运动,很多俱乐部通过比赛赚取收入。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全甲格斗选手几乎都来自俄罗斯。全甲格斗有两项赛事最出名,一个是
全世界竞技水平最高、强度最大的迪那摩杯赛,另一个是参赛范围最广、报名国家最多的诸国之战。
参赛
今年5月2日在塞尔维亚开始的诸国之战是中国选手第三次参加该项赛事。2017 年在巴塞罗那,中国选手第一次参加诸国之战,当时只能以佣兵形式加入其他国家组成的战队参加30人队比赛。2018年在罗马,中国选手和别的国家选手以平等身份组成国际纵队参赛。今年,中国选手联合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选手成立亚太联盟,协商确定联合组建30人队,以中国队名义报名30对30,一个统一的整体亮相多瑙河畔。
此次中国选手报名参加了男子5对5、女子剑盾单挑、女子5对5(与别国女选手组合)、男子30对30、男子剑盾单挑、男子格斗盾单挑、男子长剑单挑、男子长杆单挑等项目。为了获得好成绩,中国选手利用1月12 日、13日在成都亦禅道馆进行了集训选拔。经过三支国内全甲格斗顶尖队伍的5人队循环鏖战,根据最终成绩和选手表现,爱好者列出了今年参加5对5项目的中国队名单,还根据选拔和讨论确定了参加个人赛的人选。
由于第一次完整组队参加30对30团体赛,在集训选拔中,中国选手还进行了多人阵战的实战对抗,初步积累了12对12、30对30情况下的结阵对抗经验。
穿铠甲需要耗费至少20分钟的时间, 但要穿戴舒服、齐整,还需要队友帮助, 待穿好时,大家都已满头大汗。
2019年诸国之战的比赛时间是5月2日至5日,地点位于距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80公里的斯梅代雷沃要塞。这里曾是15 世纪塞尔维亚的首都。本次参赛的中国选手大大增加,还组织了盛装展示,用极具质感的复原国甲来与列国装甲争锋。比赛期间还将组织一场150人对150人的超大规模战斗,中国选手计划全部参加。
训练
在4月底出发前,中国选手组织了最后一次训练。想取得好成绩,一次训练显然是不够的。虽然都是业余选手,但他们有自己固定的训练节奏。无论春夏秋冬,都会在各自的城市进行体力和技巧训练,为一年两次的世界级大赛做准备。
身在北京的选手们经常前往小红门附近的一家练武场,那里是他们的训练场地。到了周末的傍晚,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亢奋地涌进场内,打开上百斤重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片片金属铠甲和兵器,进行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
穿铠甲需要耗费至少20分钟的时间,但要穿戴舒服、齐整,还需要队友帮助,待穿好时,大家都已满头大汗。
决斗前,双方会用兵器碰撞的方式来相互致意。刀刃碰在一起的清脆声音响起,全场屏住呼吸,只有裁判倒数的声音。
随后,观众会被巨大的金属撞击声调动起情绪,武器打到盾牌上的“砰砰”声、兵刃相交的“乓乓”声,都会逐渐被叫好声掩盖。两个全身盔甲的武士一手持兵器一手持盾, 绞杀在一起。
发展
康路在刚刚结束的训练中连胜四场,正是他2017年在虎贲骑士团贴吧上发帖,建议参加世界大赛,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
康路在虎贲骑士团中的网名叫“银月”, 近几年较为全面地接触全甲格斗。在中国,这是极其小众的非专业化项目,“全国也就
30多人,北京算多的,基本全在这儿了”。据康路介绍,中国的全甲格斗最早起源自一些盔甲、兵器的爱好者,一开始大家只是摆造型,类似于角色扮演,后来了解到国外有全甲格斗运动,便开始尝试。
虎贲骑士团的团长“大猫”习惯将2017 年称为中国全甲格斗元年,中国选手由此开始出现在世界全甲格斗赛事中。
脱下盔甲,康路是个和善、热情又有幽默感的人。他在学校工作,待人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穿上盔甲,他却成了场上最凶猛的人。康路笑着说,身边练习全甲格斗的队友本职工作大多是职员、老师、会计,“文职工作居多,可能是在穿上铠甲后才释放出隐藏在心底的暴力吧”。
在刚刚结束的迪那摩杯赛上,康路作为中国队副队长参加了团体赛,但因为在比赛中受伤,不得不放弃已经报名的个人赛, 是个不小的遗憾。康路曾在诸国之战连赢两局,跻身个人前十,本想着在水平更高的迪那摩杯赛上小试牛刀,却成了旁观者。
意义
训练的时候,康路腿部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选手们说,有人会误认为全甲格斗致伤概率很高,但在他们看来,跟踢足球差不多。参加世界职业比赛的选手们受的伤,大部分是在摔倒时出现的韧带和肌肉损伤,还有些是被盔甲的裂缝和衔接部碰出的皮外伤。
康路说:“世界比赛强度很大,尤其是身披国旗的时候。因为怕拖累队友,人会比较亢奋,所以容易受伤。是比赛就难免受伤,足球、篮球也会有拉伤、骨折。随着这项运动越来越专业,规则越来越完善,制造盔甲和兵器的工艺越来越好,安全性也在提高。”
康路认为,全甲格斗除了有强健身体、锻炼勇气、防身自卫等好处,还能让爱好者很好地了解中国古代的历史,这也是他们要去参加世界大赛的原因之一。通过参加比赛,展示中国武士的盔甲和兵器,让外国人了解中国古代的文化。因为中国参赛,组委会吸收了评判中国盔甲兵器的人员,外国选手对拥有古老历史的中国盔甲和兵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康路说:“有个队友用一把关刀参赛,外国人看了很羡慕,围过来问这是什么刀, 有什么典故。好多外国选手还定制了关刀, 这也算是我们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传播。”由于规则限制,鞭、锏等中国的传统兵器尚不能在比赛中使用。中国选手的盔甲也以蒙古甲、明甲为主。不过,2018年的诸国之战上,二郎神使用的三尖两刃刀终于过审,亮相国际舞台。
康路认为,虽然现代格斗技巧很多,但中国武术在实战中有其特殊的作用。比如一些反关节的擒拿和摔法,就成了他克敌制胜的法宝。
顾虑
选手们都认为,中国全甲格斗水平较低, 主要是开展时间太晚,花费太高,无法更好地普及。康路说:“订做盔甲需要好几万元,一件趁手的兵器也好几万元,还有比赛和训练的经费,虽然找来一点赞助,但绝大部分还是选手们自掏腰包。”俄罗斯在这方面就好很多, 一些苏联时期的军工厂会用废弃的钢材生产盔甲,大批量生产,价格就低廉了。
康路认为,与国外选手尤其是俄罗斯选手的职业化训练和比赛相比,中国选手训练不系统。多对多团战最吸引人,但需要有相应的战略战术,经常训练才能默契。中国选手散布在北京、上海和四川,每年只在参加比赛前有简短的集训,其他时间各打各的。
国内训练,长途往返,需要借助火车或者飞机等交通工具,安检部门对盔甲和兵器限制得很严。康路说:“我们只能跟警方好好商谈,给他们看相关的报道和比赛资料,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兵器是参加比赛的,不是用来伤人的。”
以虎贲骑士团为主体的全甲格斗爱好者谋划找体育局注册,让这项运动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康路说:“我们希望全甲格斗能够成为奥运会项目,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更好地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历史。”
作者:张子渊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