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交互专区 > 话题讨论

东京奥运 前路漫漫

 

 

“要从逆境中爬起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需要希望的力量。但愿一年后的今天,希望之火能在这里大放光芒。”723日,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日本没有举办盛大庆祝活动,而是邀请力争战胜白血病重返泳坛的女子游泳运动员池江璃花子到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国立竞技场,面向世界发出希望克服新冠疫情危机、举办奥运会的呐喊。

324日,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发表联合声明,正式确认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行。330日,国际奥委会和日本相关方面就东京奥运会于2021723日开幕达成共识。

自决定延期之后,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围绕着延期费用分担、场馆确保与维护、简办奥运等内容多次讨论。然而,尽管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强烈希望能够举办东京奥运会,但是日本民众对明年能够举办奥运会的期待日趋渺茫,“东京奥运会终将被取消”的小道消息在日本民间广为流传。

东京奥组委竭力挽留赞助商

截至去年12月,东京奥运会举办经费总额为1.35万亿日元,约合 880亿元人民币。东京奥组委计划负担其中的6030亿日元。东京奥运会是现代奥运史上首届延期举行的奥运会。延期产生的经费预计大概为3000亿日元规模,也有人指出可能膨胀至5000亿日元。巨额费用的负担框架尚未确定,可以想象,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政府、东京都以及奥组委之间的协商将面临困难。8月初,东京奥组委与保险公司希望能够一次性获得保险金,以便负担追加费用。

国际奥委会在5月的执委会会议上决定,在奥运延期而产生的追加费用中,作为运营费将负担6.5亿美元。美国史密斯学院经济学教授安德鲁·津巴利斯特精通体育经济。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应当负担延期费用的一半。

数千亿日元的追加费用,确保赞助商收入是重要问题。东京奥组委为留住日本国内的赞助企业而煞费苦心。东京奥运会日本国内赞助企业最高等级的金牌合作伙伴包括亚瑟士、佳能等15家公司,其次是32家官方合作伙伴和19家官方支持商。据称,金牌合作伙伴每家签署了150亿日元左右的赞助费合同。

2013年东京申办奥运会成功后,日本国内经济形势不错,各大公司纷纷争当赞助商。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对赞助商而言,追加赞助成为重负,陷入两难境地的赞助商将被迫做出抉择。新冠疫情蔓延导致很多日本企业出现巨额亏损。由于担心削减人员和业务规模缩小,与主业没有直接关系的奥运相关支出将受到严格的审视。某赞助商负责人表示:“如果考虑到新冠疫情带来的严重打击,追加支付赞助费或将遭到股东的反对。”日本赞助企业如果拒绝奥组委成功举办奥运这一“辉煌”的要求,可能导致自身形象恶化。该负责人为难地称:“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说‘因为这种情况,所以不能支付’。”

日本前首相、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7月依次上门拜访金牌合作伙伴等签约企业,请求追加赞助费。由于经费整体情况尚不明朗,似乎也未提示各家企业的具体负担金额。鉴于东京奥运赞助企业合同年底到期,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曾就伴随奥运延期的合同延长称“希望以明年举办为前提上门说明”,示意将亲自请求。从削减成本和预防感染的观点出发,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一致同意推进奥运运营的简化。奥组委希望把追加经费压缩至最小,谋求企业方面的理解。另一方面,赛事简化可能减少观众人数,企业或将失去宣传机会。而且,如果疫情未平导致奥运再度延期或取消,支出的赞助费也有可能“打水漂”。

再次延期或空场举办可能性很小

森喜朗423日表示,“若能举办,将成为战胜降临在全人类头上的灾难的证明”。有关再次延期的可能性,森喜朗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决定延期一年,认为“绝无”可能。他7月下旬对以无观众方式举行东京奥运会表达了否定看法,“不能让观众感到很艰辛。全体国民产生共鸣,才是体育盛会”。

“奥组委无法一直雇用三五千人,也不能将选手置于看不到未来的状况下。”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今年5月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延期的东京奥运会如果2021年无法举办,预计将会取消。巴赫还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传达称,明年夏天是“最后的选项”。

在被问及疫苗开发是否会成为举办条件时,巴赫仅表示“我们依靠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若明年夏天疫情仍未平息,是否有可能在空场情况下举行奥运会,巴赫称这只是“猜测”,表现出消极姿态,称“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方式”,“如果到了不得不做出决断的时候,希望能给我们与选手、世界卫生组织及日本方面商量的时间”。

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迪克·庞德7月曾透露,“2021年举办是剩下的唯一机会”,对再次延期或把2024年巴黎奥运会及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各延后4年的选项,发表了否定的见解。

时任日本医师会会长横仓义武428日表示:“我的意见是没有开发出有效的疫苗就很难举行。希望尽可能加紧开发治疗药物和疫苗。”当被问及日本医师会的意见时,他回答称:“那时的全球感染情况将成为重要关键点。只有日本出现好转,(外国)疫情仍在扩大的情况下也很难吧。”

近日进行的调查显示,约6成的赛事志愿者对“新冠病毒影响导致的奥运实施形态和防疫对策”感到不安,超过8成的东京奥运会城市志愿者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平息状况”感到不安。

小池百合子连任东京都知事,巴赫75日称,希望使东京奥运会“成为人类克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希望与恢复力的象征”,强调“当前处于前所未有的时代,作为展现全世界团结与合作的盛事,具有更重大的意义”。小池百合子7月下旬则表示,“首先,控制住都内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大前提。还有各国的(感染)状况问题,将切实采取对策”,再次表达了举办奥运会的强烈意愿。

然而,很多日本朋友私下表达了明年如期举办奥运会的悲观态度,认为“东京奥运会取消已定,只待合适机会正式宣布而已”。

津巴利斯特认为,“如果疫苗的研发来不及,那么取消是最佳结果”。他指出,有估算显示,取消奥运的经济损失约达4.5万亿日元,所以,越早作出能否举办的判断,损失就越小。

东京奥运会或将简办开闭幕式

作为展现举办国家和城市历史文化传统的重要舞台,开闭幕式是每届奥运会最受关注的场面之一。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已大致确定为以“和平”与“共生”为主题。

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举办之后,东京奥组委内不少人认为应更多侧重于全球团结起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

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预计最多耗费130亿日元,决定以“起承转合”四部分构成。在延期追加费用尚未确定的大背景下,日本国内许多人认为,如果民众看不到奥组委削减成本的努力和成果,继续以财政支付追加费用的话,将会招致很多普通民众的反对。

奥运会演出团队中有人提出,为了削减成本,把最开始的奥运开幕式和最后的残奥闭幕式合并为奥运会和残奥会一起举行,同时简化奥运闭幕式和残奥开幕式。与此同时,东京奥运相关人士表示:“有新的想法很好,但这也是与圣火和奥运旗帜相关的重要仪式。修改方案并非易事。”

据悉,东京奥组委已经就简化开闭幕式进行研讨。森喜朗和小池百合子64日会谈,就推进办赛合理化达成共识。日本政府将简化开闭幕式和减少观众列为讨论项目,但要实现,存在较多难题。小池百合子65日称:“对应该合理化和简化的部分,需要面向大赛的筹备,在相关人士之间进行各种探讨”。她表示有意与国际奥委会等协商。今年6月,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汇总了超过200个项目的旨在削减成本和简化办赛的调整方案。今后东京奥组委将讨论各项目的具体措施,经过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等方面磋商后,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9月将汇总最终建议。东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为削减成本,已就运动员村开放日比原计划推迟2天,从而缩短运营时间达成一致。运动员村开放日为开幕8天前,即明年715日。  

重重难题亟待解决

东京奥组委717日表示,比赛场馆和详细比赛日程维持原框架,奥运赛程也将基本维持延期决定前的计划,723日开幕,8 8日闭幕,为期17天。在此之前,东京奥组委为确保比赛场馆煞费苦心。

森喜朗612日就场馆介绍说:“基本上同意让明年使用的达到8成左右。”国际广播中心等入驻的东京国际展示中心和举行摔跤等比赛的幕张国际会展中心均已有许多使用预约,正在继续协调。关于东京国际会展中心,业界团体称由于举办奥运,展示会和国际商品展会等无法举办,延期将导致损失更大。奥运结束后改装成公寓出售的奥运村也仍在谈判。7月初,东京奥组委总算搞定了所有比赛场馆问题,原计划预定的所有比赛场馆等设施预计在明年的奥运期间也能使用。

延期一年导致维持多项已采购的设备和用品的品质成为问题。对于已部分完工的临时运营设施和观众席等,东京奥组委将从成本和安全等方面出发,分别判断就此保留还是撤除。

潮风公园是东京奥运会沙滩排球赛场。比赛用的越南产沙子已被运进临时场地。为避免混入植物种子和防止虫类筑巢,需要覆盖防水布,但长时间覆盖会发霉,因此设想每月实施掀开防水布、翻沙并去除异物的作业,每次费用预计达数十万日元。有人对设在国立竞技场的田径赛场高弹性塑胶跑道表示担忧,认为经过一段时间后“和新建跑道不同,可能会对成绩产生影响”。在室外举行的攀岩比赛赛场岩壁已安装完成,还安装了选手攀岩时抓住的被称作“支点”的突出物。支点若长时间置于高温潮湿环境,触感可能发生变化,因此暂时取下保管。

奥运会通常有来自逾20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士参加,仅运动员就达1.1万人。东京奥运测试赛预计明年春季重启,外国运动员也将参加。日本政府为防备无法完全解除入境限制的状况等,认为有必要完善仅对奥运目的入境者放宽限制的措施。东京奥组委打算今年秋季以后敲定具体的新冠对策,为简办奥运而削减成本和参加人数,但运动员和比

赛将维持数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22日在官邸召开新冠肺炎对策总部会议,宣布开始讨论允许参加明年夏季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外国选手入境的条件。

此外,明年东京奥运会的气象也令人担忧。分析假设今夏举行时的气象情况后发现,由于出梅较晚,东京7月后半月多为阴雨天,气温较低,进入8月后骤然迎来酷暑。奥运前半程和后半程的天气截然不同,运动员可能面临比已成为课题的“防暑”更加艰难的比赛环境。

日本民众对明年如期举办奥运会的期待感持续降低。共同社7月中旬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中,认为已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明年夏季“应该举行”的仅占23.9%,回答“应该再次延期”的人最多,占36.4%,认为“应该取消”的占33.7%。回答应该“再次延期”和“取消”的受访者所举出的最大理由中,“不认为全球性的新冠疫情将平息”的最多,占75.3%。随后是回答“应该优先国内新冠对策”,占12.7%。回答“举办费用的负担将进一步增加”的占5.9%

作者:刘军国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