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微观察

中国足球 归化还是洋化

 

中国队的归化道路已处于瓶颈,无论短期还是长期,中国足球还得依靠自身力量。等待下一个费南多,不如送出第二个武磊,这无需运气加持,只需行动。
中超第一阶段结束后,在没有国际比赛的情况下,中国队再次展开短期集训。继上一次集训洛国富入选后,另一名来自广州恒大淘宝的归化球员费南多也入选了本次国家队集训名单。除了费南多和艾克森两位非血缘归化之外,刚被国际足联放行的华裔球员蒋光太首次入选,成为继李可之后的第二名华裔国家队队员。
最近几次国家队集训,归化球员入选始终存在争议。这一次,从广州恒大租借到北京中赫国安的阿兰没有入选国家队,据报道是因为“名额限制”。有人认为既然完成归化,为何还要有“名额限制”?其实,这正体现了中国足球对使用归化球员的态度。
正当中国足球为归化的问题而争论不休,最新一届日本国家队名单公布,25人全部由旅欧球员组成,这又一次震颤了中国球迷的心。当中国足球在归化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时,日本足球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归化=同化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国家队主教练李铁否认有所谓的“归化球员名额限制”,选择球员的标准只有两条,一要有资格代表中国队比赛,二要愿意为中国队踢球。李铁说:“蒋光太、费南多在联赛中表现都非常不错,也向我表达了强烈的意愿,所以把他们选来集训,让大家加深了解。”对此,人们继续表达质疑,既然没有“名额限制”,为何阿兰没有入选国家队?是阿兰不想为中国队踢球,还是阿兰的表现和能力不如郭田雨、张玉宁?
这一点,李铁没有明说,但事实上,阿兰的表现确实还不够好。
中超第一阶段数据显示,阿兰在北京国安出场527分钟,张玉宁出场551分钟。阿兰进4球,没有助攻;张玉宁进3球,有3次助攻。从对国安的进攻实质贡献来看,阿兰不如张玉宁。
数据显示阿兰要132分钟才打入一球,张玉宁只用92分钟。从射门精确度来 看,阿 兰 射 门24次,射 正7次,射 正 率29.17%;张玉宁射门26次,射正10次,射正率38.46%,比阿兰效率更高。
再看两人其他进攻数据对比,突破是11比8,威胁传球7比4,传中8比5,张玉宁都比阿兰更出色。
张玉宁和阿兰的对比是最直接的,因为都在北京国安效力,而且都搭档巴坎布比赛。在两人出场时间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张玉宁对阿兰的优势是压倒性的。
实际上,阿兰在北京国安的位置非常尴尬。主帅热内西奥并不很看好他。由于张玉宁有U23政策的加持,阿兰没有竞争优势,即便张玉宁不上场,热内西奥也愿意把机会给另一名年轻前锋王子铭。
从数据上看,王子铭出场只有334分钟,打进1球、助攻1次,制造威胁球次数比阿兰多,表现出强劲的冲击力和自信心。阿兰来到国安之前,很多人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他成为非血缘归化球员,北京国安相当于多了一名外援。但几轮比赛过后,外界发现如今阿兰与在恒大时的自己相比判若两人。他过去依仗的速度和犀利的突破都不见了,变成一个跑空位的前锋,一旦巴坎布不上场,阿兰搭档本土前锋的威胁还不如张玉宁和王子铭配合效果好。
高龄归化下滑快
阿兰只是目前中国队非血缘归化球员中的一个典型案例。此前的洛国富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这位曾经的中超金靴在中甲蹉跎两年后,身材严重发福,已无法适应中超的节奏。今年5月国家队集训时,李铁发现他已跟不上训练节奏,在同上海上港的教学赛中踢了十几分钟就受伤下场。此后洛国富一直在恒大养伤,错过了数轮联赛,截至目前,仅代表恒大出场90分钟,贡献寥寥。
比他们更早入籍的艾克森在代表中国队参加世预赛时,也没有踢出前几年代表恒大在亚冠赛场夺冠的状态和表现,只是依靠点球和补射为中国队锦上添花,还不如杨旭作用明显。
艾克森再度代表广州恒大参加中超,今年的表现也不理想,虽然打入6球,但运动战进球不多,对一个踢了956分钟的前锋来说,这是不及格的。他的球风发生了较大变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集对抗性、速度、技术于一体的全能前锋。艾克森和阿兰一样,在寻找自己新的踢球节奏和风格,现在更偏向于等待队友创造机会,自己完成定点射门。
这些从巴西归化来的球员频频改变自己的打法,是因为年龄增长,状态下滑,为了适应场上需要而主动调整。但这样改变以后,他们也就不再是中国足球急需的球员。艾克森和阿兰的踢法越来越像武磊,通过跑位寻找射门空挡。从战术的角度说,没有必要在武磊身边再安排一名踢法类似的归化球员。
当打归化少
10月集训中,费南多是目前唯一能够给中国队带来一些变化的非血缘归化球员。他本赛季出场471分钟,进3球,助攻1次,平均每118分钟为球队制造一球,每26分钟完成一次突破,每43分钟送出一次威胁球,每14分钟送出一次传中,射正率为62.5%,这些数据都要好于本土的边路球员。中国队的边路在曹赟定、冯劲等人之外,来了一个能力更强的突击手,对进攻会有帮助。
费南多表现不错的原因还在于才27岁,比起艾克森、阿兰和洛国富等年过30岁的老将,他正值巅峰。
中超第一阶段结束后,很多人为高拉特无法为中国队出战而遗憾,这位29岁的归化球员虽然经历了严重的伤病,但表现出的能力、状态比中国队里的几位巴西老乡要好。而且,高拉特是进攻核心的踢法,能够优化全队的进攻。
在本赛季1245分钟的出场时间里,高拉特进3球,助攻1次,有18次威胁传球。在中国本土球员和归化球员中,只有吉翔、曹赟定、金敬道和张稀哲的传中数远远高于高拉特。但是,高拉特非传中的威胁传球效率比中国本土球员高很多。
重伤后的高拉特有这样的状态,与其主要靠技术和意识的比赛风格有关,也得益于他不算太大的年龄。伤病虽然妨碍他回到巅峰,但高拉特仍旧表现出比中国本土球员更高的能力。
从费南多和高拉特两人就能看出,归化的重要标准应是年龄,如果年龄太大,水平下滑,其使用价值还不如中国本土的年轻球员。国际足联做出“连续居住5年”的时间限制,显然是要杜绝“雇佣军”的存在,让归化球员有足够的时间接受和融入当地文化。
费南多来华时22岁,高拉特24岁,外援在这么年轻时就到中超踢球是很少见的。
走出去才是出路
中国足球的归化大门已经打开,对于华裔球员,中国足坛内外持比较开放的态度,李可、蒋光太以及还很年轻的侯永永,他们的身份颇受认可。华裔球员最大的优势就是来之可用,不需要等待5年。国际足联修订规则后,蒋光太获得了代表中国队出场的资格,他和李可对中国队后场防守将有很大的帮助。
对华裔球员,中国足协目前的态度是入籍必须回国,回到中超赛场上来。其实,这对他们的发展并不有利。李可去年初登中超,表现出明显高于中国本土球员的能力和特点,令人眼前一亮。一年后,由于位置和打法的原因,他变得不温不火,无论在北京国安还是国家队,逐渐被用于中场防守,远射及插上的特点都被忽视。
李可今年27岁,蒋光太26岁,都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两人具备在英超中下游球队或英冠强队踢主力的能力,如果在中超继续踢下去,难能指望水平提高,不下滑已是万幸。
中国足协要求华裔球员回到中国踢球,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融入环境,却限制了他们保持和提高足球水平。中国足协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华裔球员对中国的认同感本身就高于非血缘归化球员,是否有必要回到中国接受“文化再融入”,值得斟酌。
已经完成归化的洛国富、艾克森和阿兰几名老将对中国队的帮助不大,反而压制了本土年轻球员的成长。阿兰加盟北京国安后,直接影响到24岁的王子铭。这位在亚冠赛场表现出色的青岛小伙儿,无论从身体素质还是技术风格,都很像当年的杨晨。在U23政策和非血缘归化的夹击下,本赛季他只获得了334分钟出场机会。面临着同样问题的还有广州恒大的杨立瑜。
在国际足联修订归化规则后,舆论热议的特谢拉、卡尔德克等巴西人将在明年达到“居住5年”的标准。届时特谢拉31岁,卡尔德克32岁,怕是也要步洛国富、艾克森和阿兰的后尘。
中国队的归化道路已处于瓶颈,问题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华裔球员水平比本土球员高不了多少,不足以使队伍发生决定性变化;二是非血缘归化球员受限于年龄、年薪等问题,选择面很窄,归化后的使用效果很难评估。
最近几个赛季,各俱乐部配合中国足协展开限薪,主动为自己减轻经济压力,大牌外援恐怕要离中超越来越远了,阿兰、艾克森、洛国富一类的归化球员以后不会有了,一些物美价廉的外援可能成为未来几年中超联赛的主要力量,费南多这样的归化球员可能还会出现。
不过,无论短期还是长期,中国足球还得依靠自身力量。等待下一个费南多,不如送出第二个武磊,把希望寄托在郭田雨、王子铭、张玉宁身上,让李可和蒋光太也回到欧洲去,这比争论艾克森到底还能不能用更有意义。
日本队的名单中,能在五大联赛踢上主力的只有6人,在非五大联赛或五大联赛的二级联赛踢球的有13人,占日本国家队的半数。其中,在比利时联赛踢球的有5人,效力的球队都非当地豪门,在荷甲和葡超中下游球队效力的日本队队员也有5人。
中国球员在五大联赛打上主力的难度很大,但如果效仿日本,让球员先去比利时、荷兰、俄罗斯、葡萄牙等联赛踢上球,比从葡超替补席上弄来费南多更有意义,也更有可操作性,而且不靠运气,只需行动。
作者:张子渊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1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