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微观察

抗疫前线的俱乐部主席

 

瓦兰达斯是葡萄牙体育足球俱乐部的主席,也曾是一名预备役军医。疫情袭来,他双线作战,一边支援医院,一边带领被疫情冲击得混乱不堪的俱乐部走出困境。

弗雷德里科•瓦兰达斯脱掉西装,穿上不太合身的防护服,离开会议室,前往里斯本军事医院的急诊室。他是在新冠疫情期间走上前线的医生,要照顾发烧、咳嗽的病人。在那些病人当中,经常有人好奇地打听他的身份。瓦兰达斯说 :“他们盯着我的眼睛说 :‘嘿,你不是葡萄牙体育的主席吗?能不能和我拍张照?’”

瓦兰达斯确实是葡萄牙体育足球俱乐部的主席,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十几年前,他曾经是一位预备役军医。前不久,瓦兰达斯在里斯本军事医院待了大约6个星期,每天工作12小时,为军人和他们的家属治疗。他的首要任务是检测和评估抵达医院的病人,将病情相对严重的病人交给重症监护室的同事。

瓦兰达斯曾经在部队服役,与新冠疫情的抗争带来了一系列不同的挑战。一方面,他不得不面对自己可能感染病毒的风险。另一方面,这份工作比平时耗费了更长时间,因为在对不同病人诊疗之间,医生们都必须对护目镜、手套和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消毒。

瓦兰达斯回忆说,他在医院也经历了一些轻松的时刻,经常有人认出他是葡萄牙体育俱乐部主席,请求与他合影。

在全球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中,瓦兰达斯不是体育界唯一走上前线的人。例如,加拿大女子冰球运动员哈里•维肯海塞尔曾4次获得奥运金牌,退役后学医,在疫情期间一直帮助医生们搜集个人防护设备,并追踪病毒的传播。

瓦兰达斯说,在里斯本军事医院的工作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成就感,“我觉得对整个国家来说,医生的工作更重要”。

从部队退役后,瓦兰达斯在里斯本附近的一家小型俱乐部待了两年,随后得到了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担任葡萄牙体育的首席医生。他在这个职位上干了7年,并于2018年通过竞选成为俱乐部主席。当时,葡萄牙体育正在经历俱乐部历史上的一段黑暗时期:财务状况混乱不堪,前任主席被赶下台……更糟的是由于受到愤怒球迷的攻击,9名一线队球员解除了与俱乐部的合同。

自从当选葡萄牙体育主席以来,瓦兰达斯带领球队取得的成绩好坏参半。新冠疫情爆发前,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已经基本稳定,但赛场表现还是很糟糕,3月份葡超联赛停摆前,葡萄牙体育落后榜首球队波尔图20分。据瓦兰达斯透露,俱乐部管理层与球迷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葡萄牙政府甚至加强了对他的人身保护。

由于联赛停摆,瓦兰达斯不得不应对一些更直接的新问题。他经常在深夜与董事会成员通话,讨论该怎样制定计划来帮助俱乐部度过难关,“在刚开始的一个月里,我不得不一心二用,同时应付俱乐部和医院的事情,非常不容易”。

在葡萄牙体育,包括瓦兰达斯在内的董事会所有成员同意减薪50%。与此同时,瓦兰达斯还与每个球员通话,说服他们接受连续3个月减薪40%

葡超联赛已于6月上旬重启,球员们需要在每场比赛前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在瓦兰达斯看来,对球员的过度检测并不合理。瓦兰达斯精通运动医学,而非流行病学。他说:“与医生相比,足球运动员被检测的次数甚至更多。我觉得这很愚蠢,是一种政治行为。我能在政治上理解它,但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这真的很荒唐……在葡萄牙,某些餐馆和幼儿园已经重新开放,也没有收到类似的大规模检测要求。”

瓦兰达斯认为,从长远来看,受疫情影响,葡萄牙的足球俱乐部将会面临巨大的财务挑战。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葡萄牙的俱乐部向欧洲豪门输送了许多出色球员,从中获得巨额转会收入。但新冠疫情导致欧洲足坛收入大幅下降,球员转会市场也因此遭受重创。

今年1月份,葡萄牙体育完成了俱乐部历史上收入最高的一比转会交易,将中场球员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以5500万欧元的转会费卖给了曼联。瓦兰达斯说:“有时到了夜里,我在入睡前忍不住会想,如果我们现在出售费尔南德斯,价格是多少?1500万或者1000万欧元?我不清楚球员们现在的身价是多少。葡萄牙体育、波尔图、本菲卡……在葡萄牙,所有足球俱乐部都不得不卖球员。”

瓦兰达斯认为,新冠疫情造成的后果让人们看到了葡萄牙足球俱乐部模式的脆弱。他说:“这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经历。一切都突然停了下来……世界上发生了过去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并且造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伤害。”

作者:黄舸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7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