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公告 > 东征启示录

东征启示录

自青岛直飞日本名古屋,以1999年出生球员为主组建的中国男足国家队选拔队顺利完成了今年东亚杯参赛任务。在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惨败之后,年轻球员们未让球迷再添堵,交出了一份及格的答卷。

 

选拔队达到预期目的

中国选拔队此次东亚杯赛取得111负,名列第三,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赛前,人们对这次东征的底线是战胜中国香港队。尽管球队在与中国香港队的比赛中表现一般,但至少拿下了比赛,此谓意料之中。舆论赛前认为输给日本队两三球属于正常情况,但年轻球员们展现出了高昂的斗志,力保城门不失,与对手打成00,此谓意料之外。

正如主教练扬科维奇小结的那样,“节奏和强度上不去,在与强队比赛时便十分吃力。我们的足球质量有待提高,也必须变得更好。比赛中,我们技战术方面缺失的东西通过积极跑动与顽强精神弥补了回来。在第三场的最后时刻,球员体力有点跟不上了,但我们最终还是拿下了比赛,靠的就是这种精神”。

体能问题也会影响战术的执行与实施。所以,东亚杯赛一开始,扬科维奇就想办法找出能简化队员奔跑、减少体能消耗的方式,让队员们节省更多体力,应对所有比赛。这支队伍的目标是明年杭州亚运会,届时或许要在20天之内踢6场比赛。东亚杯赛的实际情况表明,第三场60分钟之后,队员们的体能就到了极限。扬科维奇说:“这就是我们参加东亚杯赛最大的好处,让队员在与韩日等世界杯级别的队伍对抗时,感受一下比赛强度,知道需要提高与改进的地方在哪里。明年杭州亚运会开始之前,我们要把所有队员的状态调到最好。”

这次选拔队出战东亚杯赛的目的,是为来年的杭州亚运会准备。受到疫情影响,队伍过去三年时间里基本没有参加过什么国际比赛,更不用说像东亚杯赛这种有强度的高水平国际比赛,队伍的建设与发展显然受到了影响。U19亚青赛之后,这支队伍在2019年先后组织了7次集训,包括三次海外拉练,期间累计参加了22场国际比赛。但从2020年起,受到疫情的冲击,直至今年3月,利用国家队前往阿联酋参加12强赛的机会,才参加了迪拜杯U23国际邀请赛,共打了3场比赛,随后就是东亚杯赛。扬科维奇表示:“如果没有疫情,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支队伍在东亚杯赛上的表现会更好。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与强队比赛,没有比赛会让我们承受巨大的压力。像东亚杯这样的赛事是无价的,每年能多踢这样的比赛,对这支队伍很有帮助。”

扬科维奇执教三年多,队伍已基本成型,有鲜明的特点与风格。除了顽强的作风与斗志,年轻球员在战术打法上也与国家队采用的防守反击有很大区别,让人想到谢晖执教的大连人队在今年中超联赛中采用的“压着打”。这支队伍从组建开始就采用如此踢法,只是因为没有在国内亮相而不为人了解。今年早些时候的迪拜杯赛期间,球队40大胜泰国U23队时,舆论反映这支队伍与国家队的状况完全不同。在这个过程中,主教练扬科维奇得到了普遍认可,其训练的要求与强度远超国家队。

中国国家队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青黄不接。出战卡塔尔世预赛12强赛的中国队是12支参赛队中平均年龄最大的,“换血”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过。扬科维奇所率的这支队伍是未来国家队的有效补充,至少年龄结构是如此。放眼国内各个年龄段,尽管1999年龄段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在亚洲范围内更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先前出战亚洲赛事时也未能进入前八,但如果扬科维奇能抓好这支队伍,或许可以延缓国家队进一步的下滑之势。这样,中国足协从长远考虑,派这支队伍出战东亚杯赛就容易理解了,毕竟这些球员需要高质量的国际比赛。

 

中国足球需要不折腾

出战本届东亚杯赛的韩国队最多算是二队,众多留洋球员因为比赛没有安排在国家队比赛期而无法归队,其他出战12强赛的球员多数入围。日本队也是以二队出战,除了留洋球员之外,长友佑都、酒井宏树、大迫勇也等在日本国内俱乐部效力的12强赛主将缺席。不过,不管海外球员是否缺席,有一点非常明确,韩日两强要为世界杯考察球员,在比赛中的态度无可挑剔,使得中国队与这两强之间的比赛含金量很高。

中国年轻球员在比赛中暴露了全方位的差距,与日本足球之间的差距恐怕已经超过30年,与韩国足球之间的差距至少有10年。中国队可以在东亚杯赛上00战平日本队,但面对阵容齐整的对手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这是比赛果更令人心寒的推论。中国足球这些年来在技术和战术层面的退步肉眼可见。球员年龄越小,差距越明显。这是多年轻视培养年轻球员的恶果。一代不如一代,如此恶性循环,中国足球在成年队层面如何与韩日竞争?

换个角度来说,韩国队与日本队虽然都顺利地拿到了世界杯“入场券”,可他们在亚洲足坛的地位已受到西亚的沙特、卡塔尔、伊朗等国威胁。放眼世界,尤其与四年前俄罗斯世界杯赛上的表现相比,现在的韩日两强呈下降之势。这在东亚杯赛之前的一系列热身赛中就可以看出。于是,中国足球与世界足球之间的差距进一步在拉大。

疫情某种程度上加剧了中国足球的下坠,足球是一项开放的运动,需要更多地融入世界。舆论都说中国足球急功近利,因为要见效,想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招数,来回折腾,还美其名曰创新。世界足球发展至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能够取得成功,都是在按照足球的基本规律踏踏实实做事,没有那么多的所谓创新,有的是耐心。当下的中国足球需要耐心,更需要的是不折腾,安心于基础工作,踏踏实实朝着一个方向前行,或许才是出路所在。

 

疫情之下的全新体验

2003年东亚杯赛在日本创办以来,中国男足两次获得冠军。疫情之下,此次东征显得有些复杂。年初前往日本参加12强赛客场比赛时,入境日本有诸多限制,对中国队前往日本的人数也加以限制。这一次,签证、航班等依然是问题。以往前往日本只需旅行签证即可,如今只有办理商务签证才能前往,日本驻华使馆的工作人员专门致电,确认行程及停留时间。

日本足协还要求提交在中国指定医院开具的72小时核酸阴性证明,费用不菲。出国不易,进入日本也不容易。在抵达海关办理入境之前,围绕着防疫又是一道很复杂的程序。

这次主办方并未采用“泡泡式”封闭办赛模式。尽管东亚杯赛期间,日本新冠确诊病例达到一个峰值,但日本国民似乎并未受到影响,除了戴上口罩之外,其他与疫情前并无区别。日本的赛事组织工作历来质量很高,出于防疫的需要,这次赛前与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全部改成线上进行。记者可以直接通过视频设备的话筒提问。而且,组织方也配备了翻译,转述给主教练。

720日,中国女足与男足先后在赛后发布会上发生了一点意外。笔者按照组委会发送的邮件指示,申请加入发布会视频现场,但屡次申请却屡次被拒绝,无法向主教练提问。中国女足主帅水庆霞简单小结后,现场无人提问,而笔者在新闻中心干着急。事实上,整场比赛中只有笔者一人在现场采访,新闻发布会现场就在笔者所在的新闻中心旁边。类似的情况在中国男足的比赛后再次出现。事后,日本足协派出新闻官来致以歉意。

但愿疫情早点过去,让生活尽快恢复正常。

作者:马德兴

来源:《新体育》2022年第9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