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英格兰足球的大跟头

英格兰足球的大跟头

 

1950年,号称“足球鼻祖”的英格兰队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赛,本以为会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捧走雷米特杯,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噩梦。

狂妄之师

英格兰足球一向眼高于顶。他们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竟成为天大的笑话。70年前,二战后的英国满目苍夷,在食物配给制下,平民每天都要排长队领取食物。在这个国家,足球提供了逃避现实的难得机会。1950619日,世界杯赛在巴西举行,英格兰队首次参加这项重要的赛事。

出征前,英国各大报纸鼓吹英格兰队一定能带着雷米特杯凯旋,甚至从未想过会失败。毕竟,这里聚集了英格兰最伟大的一批足球天才 :马修斯、芬尼、曼尼恩、莫滕森、赖特和米尔本,个个都是足球少年们心目中的英雄。

自从1928年傲慢地退出国际足联后,英格兰队抵制了前三届世界杯赛。即使英足总在1950年派队参赛,也被媒体批评为“过于自负”。也许他们的确有这个资本,当时连巴西人也称英格兰队为“足球之王”。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灾难性的。这可以归咎为备战糟糕和选拔无序,当然,他们在球场上的表现更是是糟透了。

败因早种

早些时候,英格兰队已显现出不祥之兆。飞赴巴西之前,英足总认为全队提早启程适应南美的高温潮湿环境,这样的安排花费太高。在空荡荡的温布利球场踢了一场队内对抗赛后,球队来到达利奇哈姆雷特队的主场训练了三天,却无法使用一线队的场地,因为那里的草皮刚刚种籽。

英格兰队乘坐的261航班是一架四发动机螺旋桨飞机,经停巴黎、里斯本、达喀尔、累西腓,长途飞行31个小时,最后抵达里约。机上有17名球员、主教练温特伯顿、训练师里德丁和特罗特、4名裁判以及8位记者。

抵达里约机场后,芬尼几乎无法入境。这位英格兰队的头号射手在飞机上弄丢了健康证,几经恳求之下,巴西官员才同意放行。随后,全队匆忙登上大轿车,前往位于大西洋大道上的卢克索酒店。

由于担心中暑,队员们被禁止白天到海滩上游玩,阻塞的交通和球迷整晚燃放烟花,又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入睡。卢克索酒店于1917年建成,是一座10层高的海景大厦,造价低廉,房间内没有空调,日间气温很少有低于27摄氏度的时候。入住条件差还可以勉强克服,最糟糕的是餐饮服务,所有的食物都是由大量的黑油和大蒜烹制而成,整个酒店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大部分队员吃完后都倒下了。

英格兰队糟糕的备战与东道主的充分准备形成鲜明对比。当年早些时候,巴西队主教练科斯塔观看了英格兰队与苏格兰队的一场比赛,对于他们展现出的强度、速度和力量惊叹不已。他把英格兰队视作最强劲的对手,并给队员播放了近期所有的比赛录像。科斯塔不希望出现任何闪失,球队已经在里约热内卢郊区封闭集训了4个月,训练和营养配给极其严格,晚上10点宵禁,球员不能接触任何人,包括他们的妻子。当时,巴西足协付给科斯塔的月薪达到1000英镑,如果能夺得世界杯,还会得到巨额奖金。相比之下,教师出身的温特伯顿年薪只有1000多英镑。

此外,英格兰队糟糕的选材机制被人诟病。组建国家队的重任实际上落在了英足总主席阿瑟•德鲁里肩上。他在格里姆斯比经营着一家渔业公司,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曾是当地足球俱乐部的主席。英格兰队在里约的博塔弗戈俱乐部早晚两练,每次训练都向公众开放。最初的几次训练,35岁的马修斯都没能参加。人们普遍认为这位布莱克普尔队当家球星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而且他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为国家队效力。

由于马修斯在加拿大热身赛上的表现非常出色,德鲁里不能无视媒体的呼声。当时,马修斯在多伦多收到了一份电报,内容是立即飞往巴西。他在路上折腾了28小时,到达里约时,离英格兰对智利的揭幕战仅有3天时间。德鲁里好不容易把马修斯弄来,却又把他排斥在首发阵容之外。

英格兰队还缺少一批老将压阵,守门员斯威夫特、队长哈德维克、后卫斯科特、中场球员卡特和中锋劳顿要么退役,要么受伤。富兰克林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效力于斯托克城队,堪称英格兰队唯一的世界级后卫。为了拿到一份周薪170英镑的丰厚合同,他前往哥伦比亚,被英足总禁足一年。但是,富兰克林并没有得到多少金钱上的补偿。出于思乡情切,妻子又怀着身孕,他只拿了一周的工资就匆匆回家。尽管是自己玩火,失去了参加世界杯赛的机会,但英格兰队也因此元气大伤。

当时,参加世界杯赛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收入,英足总答应给每名球员每场20英镑的出场费和2英镑的每日花销,连裁判每周也能挣到70英镑。正因如此,桑德兰后卫沃特森放弃了为约克郡打板球的机会来到里约,据他预计,可以挣到300多英镑。但是从里约回来后,他收到英足总寄来的信,里面有一张支票,数额仅有60英镑,因为他始终没有得到上场机会。信中还附有一张便条,说沃特森实际上多收了16先令3便士,以后还得还上。看到这些,沃特森简直要疯了。

世纪之耻

首场比赛的前一天,英格兰队前往刚刚建成的马拉卡纳球场,观看巴西与墨西哥队的揭幕战。交通实在太拥堵了,大轿车慢吞吞地开了两个小时,接下来的路程队员们只能步行,爬过碎石路和铁丝网,很快就被淹没在近20万名球迷的汪洋大海中。

在烟火、气球和21响礼炮之后,巴西队以40大胜墨西哥。英格兰队近年来第一次见识到其他国家的顶尖足球水平。第二天早上,英格兰队吃了一顿传统的赛前餐 :水煮鱼、茶、烤面包,随后宣布了对智利队的出场名单。除马修斯不在阵中,真正令人惊讶的是效力利物浦队的劳里•休斯首次在中后卫位置上亮相。

下半场,英格兰队莫滕森和曼尼恩进球,以20获胜,队员们松了一口气,开始抱怨球场的闷热潮湿。很明显,在终场哨吹响之前,这支球队已经筋疲力尽,队长赖特甚至在比赛打到45分钟以后就感到呼吸困难。

英格兰队有3天时间恢复体力,接下来将迎战美国队,比赛被安排在里约热内卢以北近500公里的贝洛奥里藏特进行。

英格兰队驻扎在莫尔维略,那里是英国约翰德雷矿业公司的总部,在山区修建了一个英式社区,号称拥有一流的酒店设施,在一片林间空地上,还有一块比任何世界杯场地都要好得多的足球场。

他们根本没有把美国队放在眼里,居然开始讨论能进多少球。也难怪,由杰弗里执教的美国队是一支杂牌军,阵中包括一名刚刚免费转会到威斯汉姆队的苏格兰球员,一名海地中锋,一名比利时左后卫,一名曾效力于莫斯科迪纳摩队的波兰人,还有一个人是打棒球出身。

比赛场面似乎和他们预想得差不多,结果却天差地别。他们全场都在围攻美国队,11次击中门框,控球率甚至超过90%。但不

可思议的是美国队居然在半场结束前8分钟取得比分领先。当时,美国队球员巴尔在距离球门20多米的地方起脚射门,皮球击中了队友盖特延斯的后脑勺,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入网,令英格兰队门将威廉姆斯目瞪口呆,即使是被一颗流星击中,结果也不会比这更出乎意料。

中场休息时,温特伯顿告诉队员们,要放松,进球马上就会到来。但随着下半场时间的流逝,英格兰队越来越紧张,美国队的防守也越来越疯狂。终场哨声响起,英格兰队仍然没有进球。巴西观众兴奋地挥舞着白色手帕,盖特延斯则像英雄一样,被球迷们高高举起,抬出了球场。

失利的报道通过电报传回国内,大多数报纸以为前方记者弄错了,比分应该是110,而不是10。美国人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纽约时报》甚至认为那是一场骗局。

背后发生的故事的确非常有趣。所有在场的记者只有两根电话线可用,当最后一条消息传出的时候,整个球场已是一片黑暗。现场居然找不到一只手电筒,于是,在一片废弃的空地上,有6名记者围在电话旁,燃烧大摞报纸拢起篝火,这样就可以读出报道内容,通过里约传到遥远的国内媒体总部。

高傲的鸵鸟

尽管遭遇到历史性的失利,也不意味着输掉所有。英格兰队的最后一场小组赛将回到里约热内卢对西班牙,如果取胜,仍能进入下一轮比赛。这一次,德鲁里终于肯做出变化,换掉曼尼恩、阿斯顿、穆伦和宾利,取而代之的是托特纳姆的贝利、布莱克本的埃克斯利和米尔本,还有马修斯。

尽管如此,英格兰队还是没有进球,在马拉卡纳球场8万名观众面前以01输给了风头正劲的西班牙队。米尔本打进一球,却被吹罚越位在先,英格兰队就此提前出局。

《每日先驱报》用一行讽刺的告示,清晰描述了英格兰队的世界杯之旅,而且套用了1882年英格兰板球队首次输给澳大利亚队时《体育时报》的格式与口吻。告示是这么写的 :“以深情来纪念195072日在里约热内卢消亡的英格兰足球,一群悲痛欲绝的朋友纷纷哀悼。”

在输给西班牙队后几个小时,英格兰队来到里约热内卢机场,准备打道回府,却发现航班整整延误了24小时。这本来是个留下来观摩世界杯赛的大好机会,但按照英足总的规定,全队必须马上回国,德鲁里和温特伯顿更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待,所有的体育记者也都被报社召回。当世界足球运动飞速向前发展的时候,他们却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回避现实。

16年后,英格兰队才在本土首次拿到世界杯,至今仍是仅有的一次。如果他们当时虚心一些,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呢?

作者:王明琛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7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