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杜普兰蒂斯 飞越高杆第一人

杜普兰蒂斯 飞越高杆第一人

 

年轻的瑞典男子撑杆跳高运动员阿曼德·芒多·杜普兰蒂斯在大灾之年的2月到9月,连续三次打破世界纪录,尤其是刷新了尘封26年之久的室外世界纪录,成为今年世界头号体育明星。
接连创世界纪录
2020年9月17日,在国际田联钻石联赛罗马站比赛中,杜普兰蒂斯跃过6米15的横杆,夺得冠军,创造了室外男子撑杆跳高新的世界纪录,成为世界第一飞人。
以往的纪录为6米14,是前辈飞人、乌克兰运动员谢尔盖•布勃卡在1994年创造的。这项世界纪录保持了26年,布勃卡早已成为世界田径的超级明星和国际田联的领导。
赛后,杜普兰蒂斯激动地与母亲紧紧相拥。接受采访时,杜普兰蒂斯表示:“我历来参加比赛的时候,都希望在排行榜上占据首位。对男子撑杆跳高运动员来说,6米15这个高度就是一道大坎,非常重要。今天能够跃过这个高度的横杆,让我高兴异常。”
今年2月11日,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的世界室内田径巡回赛上,杜普兰蒂斯第二次试跳6米17时成功,打破了法国人雷纳德•拉维莱涅2014年2月在乌克兰顿涅茨克创造的室内世界纪录。对此,杜普兰蒂斯说:“这是我3岁时开始梦幻的事情。看来,2020年是我撑杆跳高运动生涯重要的一年。这一跳为我开启了一个好年头。”
几天后,杜普兰蒂斯参加了苏格兰的室内田径比赛,跃过6米18的高度,再次打破世界纪录。此时,他只有20岁3个月。
杜普兰蒂斯从7岁起就不断创造纪录,打破儿童纪录、青少年纪录、全国纪录、世界纪录已经司空见惯,难怪被称为“神童”。现在,他不断创造世界纪录,每次都要奔上看台,与母亲紧紧拥抱,手脚做出交叉成型动作已是他的招牌庆祝方式。
田径世家出天才
杜普兰蒂斯出生在美国,父亲是美国白人,母亲是瑞典人。很小时,他就显出超人的体育天赋。杜普兰蒂斯7岁开始参加体育赛事,特别是撑杆跳高。13岁时,杜普兰蒂斯第一次跨过4米高度。两年之后,5米高的横杆被他征服。2015年,在卡里举行的国际田联U18锦标赛是杜普兰蒂斯的转折点。他回忆道:“这次比赛让我意识到,我有可能打破世界纪录或者获得奥运会金牌。”
此后,杜普兰蒂斯的梦想逐渐变成现实。在2017年世界室内田径比赛中,杜普兰蒂斯创造了5米75的U20组世界纪录。在室外比赛中,他将成绩提高到5米90,打破了瑞典成年人全国纪录。此后,他获得了U20欧洲冠军,在国际田联世锦赛中获得第九名。
2018年,杜普兰蒂斯的势头不可阻挡。在室外比赛中,他先后跳过了5米92和5米93的横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中他拿到冠军,同时三次打破U20世界纪录,成绩分别为5米95、6米和6米05。
就在杜普兰蒂斯不断创造新纪录的时候,家族当中的另外一位田径明星正在冉冉升起,这就是杜普兰蒂斯的妹妹约翰娜•杜普兰蒂斯。谈及自己的田径生涯,约翰娜认为,她爱上撑杆跳高,主要是父母亲和哥哥的影响。她家后院有一个撑杆跳高场地。她觉得这项运动“非常独特,富于挑战性”。让她感到自豪的是曾经三次获得地区冠军,三次获得瑞典青年冠军。
约翰娜说,田径运动在家族中扎下根,“我受到的最大影响源于我的哥哥们,我是看着他们跳高和成功成长起来的,希望够像他们一样取得成功”。谈到撑杆跳高,约翰娜说:“年轻人和有希望的撑杆跳高运动员必须相信整个过程,保持耐心的态度,千万不要放弃,而且要努力训练。在心理方面,必须有敢于战斗和敢于胜利的精神,世界冠军往往是梦想的东西。”
双亲的强大基因
杜普兰蒂斯取得优异成绩,很大程度上是获得了父母强大的遗传基因,还有母亲海伦娜对儿子的精心教诲。
海伦娜是撑杆跳高教练格雷格的妻子,女子七项全能运动员。这对夫妇的孩子大多继承了父母的基因,从事体育运动。儿子安东尼是职业棒球运动员,效力于美国职棒大联盟纽约大都会明星队。疫情期间,海伦娜说:“这段日子,我们全家都过得异常艰苦,不知道这个赛季余下的时间如何度过,下一个赛季前景究竟如何。”
今年2月,杜普兰蒂斯在苏格兰格拉斯哥穆勒室内体育场举行的田径大奖赛上再创世界纪录。母亲海伦娜高兴地表示:“儿子创造世界纪录让人觉得有些超现实主义。他全力投身室内比赛之前,经常能跳过6米,但从来没有跳过6米18。今年儿子的发挥不同寻常。他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孩子,生活和比赛节奏好像总是这样:确定赛季目标,为实现目标努力,而且非常专注。我不是那种非要儿子练得太苦的教练,但他总能遵循既定模式,放松而快乐地训练和比赛。”
早在2018年,杜普兰蒂斯就在瑞典举办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中获得冠军。这个冠军对他一家意味深长。
海伦娜热衷的项目是跳高和跳远。她认为,现代田径技术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运动员能采用不同方式看待角度、速度,新技术对提高成绩起了很大作用。海伦娜经常在手机中将技术录像的注解发给丈夫格雷格,让他以此指导儿子训练。
海伦娜说:“疫情让人极度失望,但事情肯定会变好。我们应当在目前情况下做出最大努力。我从儿子身上学到许多东西。困难时,他总是信心百倍,精气神十足。他给我们全家树立了榜样。”
在其他田径项目中,杜普兰蒂斯的表现也不寻常。他曾在有风情况下,100米跑出10秒57的好成绩,跳远成绩达到7米12。12岁时,他一度想放弃撑杆跳高,投身棒球运动。“有一年夏季,我热衷于棒球,必须在两项运动之间做出选择,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撑杆跳高”。
后院训练成大才
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州住所中,杜普兰蒂斯从小到大在后院训练。因为横杆越来越高,最担心的事情是碰坏邻居的砖墙。在训练和提高的过程中,杜普兰蒂斯感到,撑杆跳高最好的方式就是简易。可是,随着奥运会被推迟,事情变得越发复杂,没有比赛、缺钱等问题接踵而来。疫情期间,训练场馆关门,他回到了儿时的天堂后院。
正是在这个后院,杜普兰蒂斯第一次看到父亲指导哥哥训练。父亲能跨过5米80的高度。杜普兰蒂斯想起10岁时父亲在后院指导自己训练的情景,每次跃过横杆之后,他都要看一看父亲。如今回归自家后院,一家人有了相聚的机会和回顾过去的雅兴。杜普兰蒂斯说:“在这个后院里,我与父亲经常进行棒球接球和抓球训练。有时,我们踢一阵子足球。少年时代从事的运动,对我的成长有重要启蒙作用。”
少年时代,杜普兰蒂斯能在后院训练几个小时。2012年,他家的后院训练场已为田径界所了解,效仿者多多。就像世界三大男高音一样,杜普兰蒂斯等人在疫情期间搞起了世界三大撑杆跳高明星比赛的电视直播,除了杜普兰蒂斯,参赛的另外两人为2012年奥运会金牌得主拉维莱涅和两次田径世锦赛冠军山姆•肯德里克斯。疫情期间,后院训练场似乎成了一种时髦。
杜普兰蒂斯经常说:“后院练习场就是我的一切。我非常年幼时就有了这样一个训练场,随时可以训练,八九岁时开始逐渐理解撑杆跳高,在这方面占得了先机。如果没有后院的训练设施,很难说我现在的水平究竟到什么地步。后院也是我玩耍的地方,每次在后院训练我都非常开心。”
谦虚好学成长快
男子撑杆跳高运动员当中,杜普兰蒂斯跳过6米时年纪最小,但他认为,虽然自己是欧冠冠军和世界纪录创造者,但与许多明星相比,仍然是一个小学生。在能跳过6米横杆的运动员中,每一个人都有东西可学,许多长者的技术强于自己。
杜普兰蒂斯说 :“总有些方面他人更强,能从这些方面学到东西。能过6米横杆的运动员中,他们的速度可能比我慢一些,但在技术上更胜我一筹。如果我将他们的技术融合进我的动作,我会跳得更高。有的运动员块头与我非常不同,跳法也不同,如果能将他们和我的跳法结合在一起,我会得到提高。”
今年3月,杜普兰蒂斯作为欧洲队大师级明星,参加了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举行的交流活动。赛场上的对手变成赛场下的朋友,杜普兰蒂斯得到观察和学习的机会。“通过交往,我们之间逐步建立起兄弟般的关系,相互更加尊敬。我们都希望干得更好,希望其他人好,也希望自己好”。
世界撑杆跳高名将肯德里克斯说:“杜普兰蒂斯能够学跳其他运动员的动作。世界著名运动员的技术动作,杜普兰蒂斯几乎都能完成,但在比赛时,他绝对不会抄袭他人的技术动作,而是找出自己最适合的。”
杜普兰蒂斯不仅向外人学习,私下更多研究自己的技术动作。为了让自家后院的练习场更接近实地比赛,他和父亲一道改进衰草铺成的跑道。在这条跑道上,杜普兰蒂斯不停地练习6步助跑。他说:“撑杆跳高非常讲究技术。必须一直感觉到手中的撑杆,再加上做好跳跃这个极为关键性的动作。不要以为不经过多年训练,就能跳过6米横杆。对我来说,5米到5米10的高度跳起来最惬意。训练时,我通常在离横杆20步以外的地方起跑,奔跑速度非常快。比赛时,我的速度没有训练时快,这样对跃过横杆和保持状态稳定更有好处。”
拍卖筹款为抗疫
欧洲新冠肺炎病毒猖獗,杜普兰蒂斯在网上拍卖了自己创造世界纪录时的号码布,为抗击疫情筹措资金。
这个号码布四边为黑色,中间有杜普兰蒂斯的签名。共有144人次希望得到这个纪念品,成交之前还有5个人希望得到。最后的买主补价到30000瑞典克朗,才一锤定音。
拍卖之后,杜普兰蒂斯对记者说:“这次拍卖能显示我希望以平常方式帮助对抗新冠肺炎的斗争。我的姥姥姥爷生活在瑞典的阿维斯塔,爷爷奶奶住在美国的拉法耶特,他们都是85岁以上的老人,属于病毒易感人群。”
比赛最能强动机
当年,布勃卡神勇无敌,将其他运动员远远抛在后面。不过,为了生计,他每次改写世界纪录都保持在1厘米,留下更多的提高余地。国际田联的比赛有规定,只要打破世界纪录,就能得到一份丰厚奖金。
杜普兰蒂斯的状况与布勃卡非常相似。欧洲媒体认为,他不可能很快又创造世界纪录,但他仍有信心再突破。对此,杜普兰蒂斯说:“我不会限制自己,现在找不到任何不能跳得更高的理由。”
现在,杜普兰蒂斯的生活和训练围绕着东京奥运会。“我相信明年的状态能比今年好。如果保持现在的状态,我能在任何比赛中获胜。比赛再次来临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能最大地强化动机。”
作者:刘国栋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1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