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发展滑雪需多方合力

发展滑雪需多方合力

 

谈及中国滑雪运动发展,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定位问题。中国滑雪运动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最初,只有东北的专业队进行滑雪训练,并不作为大众运动推广。近些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以及申冬奥成功,越来越多的群众喜爱这项运动。虽然中国滑雪爱好者人数众多,但大多是体验式滑雪者,一年滑一两次,离养成运动习惯,形成运动文化尚有差距。中国滑雪运动发展任重道远,在大干快上之前,需要明确目标、理清思路。
 
明确发展冰雪运动的根本目的
2015年申冬奥成功是中国冰雪运动发展新的起点和助推器。申冬奥成功后,有了大众参与和国家支持,冰雪运动有了强大的发展助推力。
谈及发展冰雪运动的目的,可以说出很多,比如开展全民健身活动、迎接2022年冬奥会等等,但我认为,中国发展冰雪运动的根本目的是促进我国经济的发展。在经济增长放缓、下行压力较大的大背景下,冰雪运动可以作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它健康、环保的特质也符合国家对经济发展的要求,促进旅游业的发展。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可以很好地带动冰雪装备行业的发展。
冰雪运动是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好的着力点,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广阔空间。
 
理清冰雪运动与冬奥会的关系
2022北京冬奥会是璀璨的亮点,可以更好地促进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但它不是最终目的。
不能把发展冰雪运动当成短期任务,它是一项长久的事业。有了这个概念,才能更好地开展冰雪运动。我们必须做好顶层设计,两条腿走路。在竞技方面争金夺银,争取更好的成绩。同时,也要做好大众冰雪运动的普及, 为冰雪运动长远发展打好基础。
冰雪运动有其独特性,做好冰雪运动的推广,首先要转变思路,不能用夏季运动的思维来搞冰雪运动。夏季运动的优势资源很多在体制内,场地、运动员甚至是器材都是体制内的,但冰雪运动不一样,雪场、冰场绝大部分是私人的。民间的冰雪运动发展很快,需要做好引导,但不能用简单的行政命令去约束。可以说,冬季运动的发展民间比体制内好。明确这个概念,开展冰雪运动才有着力点。
 
有序推进场地及配套设施建设
开展冰雪运动,场地建设是重点。要有满足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条件,但雪场不是越多越好。雪场建设不能无序发展,需要很好的顶层设计。中国雪场需要规模化、龙头化的企业,政府要引导雪场的投资人建设高标准的雪场。要联盟化、集团化,形成在国际上有竞争优势的企业。
与日本和欧洲的雪场相比,北京的雪场几乎就是戏雪乐园。日本和欧洲的知名雪场几乎是一整座山,其中的几家雪场都是连通的,滑一天都未必能滑完。与这样的雪场相比,北京的单个雪场体量太小,难以参与国际竞争。
据2018年的统计,北京有22家滑雪场, 滑雪协会也曾想搞个联盟,让众家雪场形成合力。但各个雪场票价不一、规模不一、人员 素质不一,结果就是没法统一。
2018年北京的单季滑雪人次到达200 万,现有雪场无法满足需求,雪场数量需要增 加,质量需要提升。雪场建设有自己的独特规 律,什么地方建什么样的雪场,要考虑当地的 地形、朝向、空气湿度。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当 地的消费能力。政府要引领、布局,提质升级。中国目前所有雪场都要提质,提高服务质量, 提高人员管理质量,提高消费者质量,但不是所有雪场都要升级,要把控,要有差异,满足 不同消费者的需要。
雪场是假日经济,北京的大部分雪场周一到周五都是空置的,所以不能无序发展。雪场是否盈利,可以从三个角度看。从单个雪季来看,所有雪场都盈利。从一年来看,略有盈利,一个雪季养一年,雪场的盈利压力还是很大的。从投资角度来看,雪场几乎没有盈利的。如何摆脱盈利难的困境,不妨看看国外雪场是如何生存的。
中国几乎所有的雪场都是重资产运营, 雪场、雪具、滑雪学校、酒店、教练都由雪场 提供,某些雪场还要发班车。国外雪场完全不同,它只管滑雪,消费者可以自带雪具、自选酒店、自行到达雪场。国外雪场也不是不提供配套服务,但它与服务提供商是合作关系,这样就极大地减轻了自己的运营压力。这点值得我们参考。
目前,中国的雪场建设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建雪场顺路建房子,另一种建房子顺路建雪场。经营雪场需要持续投资,如果是以房地产开发为目的建设雪场,房子卖差不多了,老板是否还会继续经营雪场,这是个问题。
 
发展滑雪的相关政策有待落实
雪场是重资产运营项目,其生存离不开政策的保障。比如说,国务院2014年46号文件明确规定体育场馆的水电气热收费不得超过一般工业标准,目前,这一收费标准在很多地方还没有落实。2014年底,发改委曾把北京滑雪场用水定义为特殊行业用水,价格160元一吨,如果按照如此昂贵的价格收费, 北京的滑雪场都无法生存。经过一年多的沟通协调,每年给雪场一定的额度,额度之内采用非居民用水价格收费,额度之外仍为特殊行业用水。即便如此,这个政策也没有完全落实,让雪场无形之中增加了很多成本。另外, 很多雪场的建筑存在违建问题,手续不完善, 雪场经营者都有很强的危机感。
根据我的统计,从2013年开始,国家、部委层面涉及冰雪运动的文件有四五十个,冰雪发展已无需再出台新政策,当务之急是把现有政策落实好,让雪场可以安心经营,获得合理的利润。
 
从长计议,逐步增加冰雪人口
国家提出了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何为冰雪人口,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居家看冰雪比赛转播的观众算不算冰雪人口?送孩子上冰雪课,但自己没有参与的算不算冰雪人口?这些都需要建立统计模型, 给出明确交代。
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离不开青少年,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加强青少年工作。但青少年上冰雪和冰雪进校园是两回事,既相互关联又有区别。滑雪是高危运动,我们不要着急上冰雪,如果第一次上冰雪就摔伤了,体验不好,以后可能就不会参与冰雪运动了。中国北部的雪季一年大概有3个月,雪季上冰雪,非雪季开展冰雪进校园活动,普及冰雪知识、冬奥礼仪,用辅助器材让青少年体验上冰雪的感觉,掌握基本技巧,为上冰雪打下基础。这样才能让青少年更健康、更长久地投入冰雪运动。(受访者李晓鸣系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
口述 李晓鸣整理 陶莽
来源:《新体育》2020年第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