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激情牛仔荣光悲怆

激情牛仔荣光悲怆

 

美国牛仔大赛在参赛牛仔、观众人数和社会影响方面都进入了巅峰阶段。但是,牛仔们在赛场上昏厥和伤病的现象司空见惯,无论一流牛仔还是低等级牛仔,首要任务都是力争活下来。
牛仔夭亡赛场
今年1月17日,美国职业骑牛大赛的全国西部复合大赛在丹佛举行。牛仔梅森•洛不幸从牛背上跌落,被牛践踏导致身亡。人们看到了牛仔大赛盛况和荣光之外的另一面。25岁的洛出生在密苏里州西南部的埃克斯特,这里被称为牛仔之角,最为普及的体育项目就是牛仔活动。他从小在家庭农场的牛背上长大,学习了正规的驾驭壮牛和管理牛仔的知识。上中学时,他就表现出相当先进的牛仔技术,不用参加学校的牛仔比赛,直接进入社会上的业余牛仔比赛。洛在当今职业骑牛协会(PBR)中排名第18位,今年已是他的第7个赛季。在谈到牛仔生涯时,他说 :“如果在比赛中缺乏激情,就不会全身心参加比赛。”
在今年1月17日的比赛中,洛的对手是一头体重七八百公斤的壮牛,名叫“艰难时世”。他从牛背上滑落后,被壮牛的两条后腿踏到胸部。他企图起身,但是没走几步, 就倒在地上,尽管穿了防护性背心,仍然没能逃脱壮牛的袭击。他马上被送进丹佛一家医院,不久医院宣布,他因“心脏、心瓣膜和主动脉大面积受到损害而去世”。
PBR官员透露,壮牛“艰难时世”仍然参加比赛,因为动物“绝对不是主观有意伤人”。
在牛仔比赛中受伤是司空见惯的,但是像这样丢失生命的却罕见。洛是1992年PBR成立以来遇难的第三位牛仔,另两位丧生的牛仔也是从牛背上跌落,被牛踩踏而亡的。
驯牛数千年
人类驯牛的历史已有数千年。历史记载,希腊米里安文明时期就出现了驯牛活动。16世纪,墨西哥出现最早的驯牛比赛。骑牛和斗牛都属于骑术比赛的范畴。19世纪,骑术比赛扩展到美国得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当地的英裔和西班牙裔经常在一起研究骑术。其中,得克萨斯州的护林员起了重要推动作用。出于职业需要,不少护林员成为驾驭牲口的好手。后来, 一些护林员当上牧场主,逐渐学会和适应了西班牙的驯牛和斗牛活动,牛仔活动和声望在美国各地逐渐增加,尤其是得克萨斯州,英裔牧场主的地盘不断扩展,斗牛和驯牛也开展得轰轰烈烈。然而, 1891年,得州议会通过法律,取消斗牛和职业拳击这种血腥赛事。同时,“蛮荒西部表演”的驯牛逐渐扩散开来,作为牛仔比赛的前身,使用的是被阉割过的牛,比较容易驾驭,伤亡的几率大幅减少。此后,在美国西部,牧场间的驯牛比赛进入常态化。
上世纪90年代,牛仔比赛进入商业化阶段。1992年,20位职业牛仔在亚利桑那州的斯克茨戴尔聚会,每人出资1000美元,建立新的比赛机构PBR,谋求打破传统牛仔竞赛方式,争取民众的拥护。2007年,斯皮尔投资伙伴公司收购了PBR,出资1000美元的那些牛仔都成了百万富翁。PBR总部也搬进了高楼大厦。随着百威公司进入,比赛奖金从1994年的总共33万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100万美元。2018年, 成立26年的PBR已经发展成一个全球性组织,奖金总额增加到1.8亿美元。牛仔大赛世界冠军的奖金增加到100万美元,外加一个价值2万美元的金腰带扣。1994年, PBR在拉斯维加斯举行了首次世界决赛。
目前,PBR大赛已成为全球最受欢 迎的电视赛事。2018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大型电视网络转播了比赛。PBR的电视用户达到5亿,遍及130个国家和地区。2007年,PBR举行首次世界杯比赛,25位牛仔代表5个国家参赛。2017年,PBR又推出了环球杯比赛,其程序和规则与世界杯有很大区别。
在美国之外,驯牛和斗牛大赛的传统相当深远。在加拿大、墨西哥、伯利兹、危地马拉、巴西、巴拉圭、智力、阿根廷、乌拉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经常开展牛仔大赛,特别是PBR旗下的赛事经年不断。
无论PBR还是世界上其他地区的牛仔大赛,基本规则相差无几。牛仔只要在牛背上待够8秒钟就算成功。比赛场地分两种, 一种是专门的体育场,另一种是与其他体育赛事共用的体育场,如NBA纽约尼克斯队的主场麦迪逊广场公园体育场。
牛仔一旦骑上牛背,只能用一只手臂抓住斗牛绳,另外一直手臂必须放空,如果放空的胳臂抓住牛身上的任何部分,即告失败。比赛成功最高可以获得100分,其中50分打给牛仔,50分打给赛牛。比分由4名裁判打出,每名裁判最高给予25分。骑术打分主要看牛仔的表现。赛牛的分数主要看它的表现和给牛仔造成的难度。一般来说, 能够得到90分以上就算出类拔萃了。到目
前为止,PBR牛仔大赛的最高得分为96.5分,只 有3位牛仔获得过如此高分。
大赛中,牛仔和赛牛都有整套装备,主要是保证安全。牛仔的第一号装备是用聚丙烯或者某些混合物质编制的斗牛绳,斗牛绳中间有皮制手柄。牛仔要穿保护背心,大多数背心由高冲击强度的泡沫做成,可使冲击力扩展到更大面积,以减少牛仔伤病程度和痛苦。为了防止斗牛绳缠绕,牛仔必须戴上皮子做成的保护性手套。以前,不少牛仔不喜欢戴钢盔,认为妨碍平衡,现在更多牛仔出于安全考虑,都戴上钢盔。
挣钱多伤更多
职业牛仔参加比赛更多,受伤机会也多。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穆尼是挣钱最多的牛仔。比赛场上,他一副标准牛仔打扮,香烟悬吊嘴里,从一个嘴角跳到另一个嘴角。他经常抽万宝路香烟,称这种烟为“牛仔杀手”。见到熟人,穆尼笑起来,嘴里香烟仍牢牢地晃动。
穆尼13岁第一次参加牛仔大赛,18岁进入职业牛仔行列。穆尼承认,他32岁的身体像82岁老人一样。穆尼上半身的纹身杂乱无章,意思倒很清楚,“及时行乐”。他肩头纹身为“天生的牛仔”。目前为止,穆尼靠牛仔比赛挣下大约700万美元奖金,是牛仔大赛历史上挣钱最多的运动员。但是,计算受伤次数肯定比计算奖金更麻烦。
一次,他的右臂完全折断,右肩打了13个固定装置。医生说,他的右臂仅靠肌肉连接在一起,所有4个肩关节肌腱套都严重受伤。他说:“受伤是牛仔运动的内容之一。多年骑在强壮蛮牛的背上,怎么可能不折断几根骨头。”穆尼在美国北卡罗来纳拥有牧场,养了不少牛。他直言 :“牛就像人一样。有些牛咄咄逼人,但是我喜欢这些牛。它们体重800公斤,好像3岁的孩子,喜欢打坏任何东西。”
穆尼回忆说,比赛中,一头蛮牛曾脚踏在他身上,将他右侧的肋骨全部踏断,肝部被撕裂,肾脏也受了伤,“当时有人说,这头蛮牛很有可能杀死我。我需要休息6到8个月,才能重回赛场”。后来,穆尼的手臂受伤, 医生毫不客气地指出,如果不戒烟,伤病难以痊愈。为此,穆尼老老实实地戒了烟。
穆尼的妻子撒玛莎天生厌恶烟,绝对禁止在室内抽烟。为此,穆尼平常很少在房子里盘桓,经常在牲口棚巡视,在牧场上骑牛骑马。撒玛莎也来自牛仔家族,其父菲尔•林恩获得过全美牛仔大赛总决赛冠军。好莱坞1973年出品的纪录片《伟大的美国牛仔》讲述的就是菲尔•林恩与另外两个牛仔明星的故事,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职业牛仔血汗钱
现在的牛仔大赛,在参赛牛仔、观众人数和社会影响方面都进入了巅峰阶段。但是,牛仔们在赛场上昏厥和伤病现象司空见惯,无论一流牛仔还是低等级牛仔,首要任务都是力争活下来。
获得过3届世界冠军的巴西牛仔西尔瓦诺•阿尔维斯坐在一头坏脾气的蛮牛背上,比赛开始前几秒钟,他稍一走神,就受到裁判的警告。阿尔维斯深感不悦,马上示意打开大门。体重900多公斤的蛮牛“过滤 器”迅速冲出,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体育场18200名观众瞩目下癫狂起来。阿尔维 斯被颠来颠去。牛的后腿高高踢起,拼命向左边倾斜。牛背上的阿尔维斯失去平衡,掉到地上,像胎儿一样蜷缩在赛场上。这时, “过滤器”的蹄子踏在阿尔维斯的钢盔上, 钢盔马上脱离开头部。“过滤器”又将双角放低,用头部猛撞阿尔维斯的躯干,一次, 两次。很长一段时间,阿尔维斯面部朝下趴在地上。看台上的观众一片寂静。阿尔维斯回忆说 :“那是非常坏的一天。蛮牛击中我的头部,非常疼,我昏过去了。”
PBR与牛仔没有保障性强的合同,运动员比赛不成功,只有约400美元的出场费。而且,比赛不成功往往伴随着身体受伤。
在牛仔伤病中,膝部韧带受伤最为常见。这种伤能够医好,但需要休息半年,这段时间牛仔得不到任何收入。因此,大多数牛仔的膝部韧带伤病都被掩盖起来,直到双腿无法站立。另一个常见伤就是昏厥。相当一部分运动员为了收入,在昏厥苏醒过来之后,不得不再次投入比赛。为此,PBR在2017年作出规定,牛仔表现出脑部受伤的迹象时,不能在同一个晚上再次上场比赛。PBR会对昏厥牛仔进行三次检查,合格者才被允许再次上场。一位牛仔透露,现役牛仔中不少人仅30岁,但是关节的磨损程度和关节疾病的严重程度堪比80岁老人。JW哈里斯骑在名叫“ 灾祸”的牛背上
参加比赛。“灾祸”冲入赛场后,胡乱踢起来, 身体猛烈扭动。哈里斯很快从牛的左侧滑落下来,白色宽边帽从空中飘落在牛蹄下。疯狂的蛮牛用犄角顶住哈里斯的身体。哈里斯将身体蜷缩起来,脖子上开始流血。蛮牛被赶走后,医务发现哈里斯鼻子出血,怀疑伤病严重,不得出赛。经过这场灾难后,30岁的哈里斯看上去像一位50岁的人。
身体碰撞的项目
整形外科专家坦迪•弗里曼在美国职业牛仔赛场上效力过25年,亲眼看到一位牛仔在赛场上身亡的痛苦场面,还看到过牛仔的颈椎严重受伤,导致四肢瘫痪。
弗里曼认为,15次牛仔比赛中就会有一个牛仔受伤。在牛仔赛场上,身体擦伤、肉皮磨损等够不上伤病标准。只有需要医生缝补、骨头折断、肌肉受伤程度影响参赛能力,才算得上伤病,“牛仔比赛不是参与者身体相互接触,而是一项相互碰撞的体育运动”。
2018年7月,美国夏安边境日牛仔大赛在怀俄明州举行。牛仔切斯•奥特劳坐在一头名叫“战争风云”的蛮牛身上开始比赛。这头蛮牛刚入赛场就挑起战争,后腿高高踢起,猛烈向前冲去,不断摇晃背上的牛仔,导致奥特劳面部与“战争风云”头后相互碰撞。他跌落在地,失去知觉,面部30多处骨折。在紧急手术中,医生给其面部注入68块螺丝状填充物和11块钛片,取下他的一块颅骨,修复他的鼻子。两个月之后,奥特劳重返牛仔赛场。在医生劝告下,奥特劳戴上头盔,以防受伤,特别是头部受伤。
在职业牛仔生涯中,波左本多次受伤, 多次昏厥,造成严重的脑损伤和极度失望, 最终不幸自杀。
有前车之鉴,奥特劳比过去更加谨慎 : “现在,每一场比赛我总是担心。但是牛仔一旦骑在牛背上参加顶级比赛,就会感到光荣无比,这也是这些牛仔继续在场上奋斗的原因。我们是真正的勇士,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个体育项目中生存下去。”
作者:刘国栋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4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