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维尔德 青铜轰炸机

维尔德 青铜轰炸机

 

WBC拳王德昂塔·维尔德第八次保住金腰带,从为了生计打拳到踏进重量级拳击巨星的殿堂,他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逆袭。
平局
沉寂许久的美国重量级拳坛重新成为焦点。去年12月2日,在美国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举行了世界拳击理事会WBC的重量级冠军争夺战,对阵双方是重量级冠军“青铜轰 炸机”德昂塔•维尔德和前世界重量级三冠王“吉普赛王”泰森•富里。
当天堪称是美国的大学橄榄球日。阿拉巴马和佐治亚争夺SEC冠军,德州与俄克拉荷马会师大12联盟冠军赛,大10联盟冠军赛在俄亥俄州大和西北大学之间展开,但维尔德与富里之战仍吸引了很多人关注。
这是自2006年前WBC重量级拳王哈西姆•拉曼输给奥列格•马斯卡耶夫之后的首次按次付费拳赛,也是自2003年刘易斯在斯台普斯中心与克利钦科对战以来,第一次在美国本土举行的重量级拳王争霸赛,令人翘首以盼。17698名拳迷涌进现场,在斯台普斯中心贵宾席上,坐满了诸多体育名宿和各界名流。尽管维尔德在第9回合和第12回合两次
击倒富里,但富里在大多数回合中占据主动, 并在最后时刻神奇复活,站着坚持到比赛结束,留给现场三位裁判更多选择。他们也无法决定谁才是胜利者,墨西哥裁判亚利桑德罗•罗钦以115比111判定维尔德获胜,加拿大裁判罗伯特•塔珀以114比112将胜利判给了富里,来自英国的裁判菲尔•爱德华兹给出113 比113的比分。最终,两人战平,按照规则,维尔德第八次保住WBC金腰带。
质疑
即使在本土作战,维尔德赛前也不被看好,人们一直在质疑他的实力。他不是那种公认的王者,除了拳击迷,很少有人认识他。
看到一名摄制组成员为了拍照趴到大街上,维尔德喊道:“别为了钱奔命,宝贝!”在一群摄影师、助手和安保人员的簇拥下,维尔德从曼哈顿闹市区向南走过好几个街区,接受采访。
他身材高大,四肢修长,穿着一条膝盖上有洞的黑色牛仔裤,金色运动夹克下套着件黑色T恤。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项链,末端是小小的金钥匙,还有一些更小的碎链。这种打扮很浮夸。
此时正值清晨,人行道上挤满了上班族,他们的目光很难不被摄像机和麦克风吸引。维尔德摆好姿势拍了几张照片,并给几位拳迷签名,但大多数时候,他都刻意表现出那种纽约式的高傲。
在酒店大厅里,维尔德准备接受采访前,突然唱起了歌。他抬起头,希望在这个更适合播放古典音乐的氛围内找到说唱歌曲的节奏。之后,他又开始模仿歌剧,左手放在胸口,并伸出右手。
旁边一位女士不禁问道:“他是勒布朗•詹姆斯吗?”有人俯身向她耳语道:“不,他是德昂塔•维尔德,美国拳击手,重量级冠军。”
这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回答这样奇怪的问题。人们会猜测他是詹姆斯或其他体育明星,有一个女人以为这群人是一支说唱乐队。
第二天来到洛杉矶,一切都不一样了。清 晨,维尔德一行来到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万豪酒店宽敞大厅,一小群Youtube视频博主和 粉丝正在周围徘徊,安保人员对此非常警觉。有人看到了身材矮小、略显消瘦的谢利•芬克 尔,他是维尔德的经纪人之一,长期活跃在娱 乐界和拳击界。他们迅速冲上去,想问芬克尔一些问题。不过,酒店工作人员立即阻止,并 警告他们说,维尔德从电梯口出来时,任何人 都不得拍照。但维尔德现身时,还是引起现场一片混乱,有人大声提问,有人忙着自拍,远 远望去,就像是举起一堆电子花束。
说来奇怪,这位现WBC美国重量级冠军拥有40战全胜的骄人纪录,39次KO对手,其中一些场面相当恐怖,但直到现在才开始受到公众欢迎。
每一次站上拳台,维尔德都感觉战战兢兢,因为一旦失败,他的成就、冠军和声望都会被清零,每一场拳赛都像是对维尔德拳坛地位的全民公决。去年早些时候,他在布鲁克林巴克莱中心与古巴左撇子“金刚”路易斯• 奥提兹对决时,情况更是如此。长期以来,那些诋毁者们一直在诟病维尔德的纪录,认为对手实力不够,他只是在“虐菜鸟”。
从某些层面上来看,这种观点不无道理。2008年底,维尔德转战职业拳坛。在田纳西州那什维尔的首战中击败伊森•考克斯,但直到7年后,他才击败伯马内•史蒂文内,夺得WBC拳王。史蒂文内是他前33个对手中唯一能撑满12回合的,此前击败的对手中,18人没有世界排名。
维尔德对这些言论不屑一顾,他将此归咎于一些强大的对手药检不过关,譬如前冠军亚历山大•波维特金以及路易斯•奥提兹, 更不用说那些避而不战的对手,过去的克利钦科和现在的约书亚。
此前,维尔德最艰难的一战就是与奥提兹的12回合比赛。前四回合波澜不惊,第五回
合快要结束时,维尔德用一记右直拳打到奥提兹的额头上。奥提兹在第七回合强势反击, 最后30秒暴打维尔德。
在朋友的家里,维尔德的母亲起初并没有观看拳赛。她在厨房里听到女儿的尖叫: “噢,妈妈!维尔德,别倒下!”
母亲信奉宗教,她开始为儿子祈祷。在维尔德逃过一劫后,她走进客厅,深信儿子会赢。第10回合,维尔德用几记毁灭性的右手重拳,击垮了业已疲惫不堪的奥提兹。
教练杰伊•迪斯一直都知道维尔德是名真正的斗士。维尔德的一只眼睛几乎失明,右臂折断过,二头肌也撕裂过,这些困难都没能使他退缩。不过,问题是直到2018年,人们才开始知晓他。
演员
在结束与富里之战后,两人友好地拥抱,维尔德表达了对手的钦佩之情。从表面上很难判定维尔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维尔德是由信教的奶奶和父亲抚养长大的,从小就喜欢默念那些箴言。但他的喋喋不休,有时也会令人感到不安。他曾承诺给斯蒂文内好看,说:“我希望能在拳击生涯中留下一具尸体。”去年春天,他在接受《早餐俱乐部》采访时,重复了这句话。维尔德还说过富里“在拳台上像个瘾君子摇摇摆摆”。这些话语都是典型的维尔德风格。
维尔德和富里实际上彼此欣赏,但不会在言语中表现出来。在洛杉矶,当他们在见面会上扭打到一起后,维尔德笑着走开了。对方的存在让他们感觉充实。外界不了解他们甚至并肩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富里建议来个二重唱,他开始唱山姆•库克的《改变就要到来》的第一段,歌声比想像得甜美。“我临河而生,在一顶小帐篷里。”当维尔德独自吟唱最后那句“哦,会的”时,在门口围观的人们充满了好奇和惊讶,不理解刚刚发生的事情。当然,这与他们在拳台上想做些什么毫无关系。维尔德欣赏富里,但还是要上台狠揍他一顿。在他们这个水平和级别上,私交再好,走上拳台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拳击就像是职业摔角,完全是表演秀,维尔德和他的同行们一样,都是最好的演员。
振兴
有那么一刻,维尔德和富里现场约定将在今年来一场二番战。几天后,WBC对此开了绿灯,因为比赛合同中有二番战条款,更因为两人的求战渴望同样强烈。无论谁成为二番战的胜利者,都将与现任WBA、WBO、IBF、IBO 世界拳王安东尼•约书亚进行统一战。
回到纽约后,维尔德迅速投入训练。秋日残阳从天空中褪去,他乘车抵达拳击馆。拳击馆位于塔斯卡卢萨北部小镇一排仓库的尽头,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几只流浪猫从对面的松林里钻出来,在储藏间外寻找食物和水。
维尔德的助理教练马克•布雷兰德正站在拳击台的一角,戴着眼镜,留着泛灰色的山羊胡,脖子上挂着一个婴儿拇指大小的金手套。55岁的布雷兰德曾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次中量级金牌,转入职业后拿过两次WBA次中量级金腰带。当被问及维尔德现在的水平和他当年相比如何时,布雷兰德给出的答案令人吃惊:“和我11岁时差不多。”
是布雷兰德在夸海口,还是他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明了美国拳击的不堪现状?不管怎样,维尔德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美国最好的重量级拳王,谁能与他抗衡呢?人们的共识是可选择的人不多。33岁的多米尼克•布里泽勒是排名第二的美国重量级选手, 两年前,他被约书亚击败。前自由搏击选手、30岁的“大宝贝”贾雷尔•米勒体重接近136 公斤,仍能在拳坛占有一席之地。这或许意味着上世纪90年代只能充当配角的“奶油豆” 埃里克•埃什如果活跃在当今的重量级拳坛, 也能跻身前10。
与富里一战,维尔德拿到600多万美元的报酬。但在1988年,21岁的泰森在与斯平克斯的对决中,仅用91秒就赚到2100万美元,比维尔德10年职业生涯的总收入还要多。
去年9月,美 国传统电视网HBO宣布2018年结束后将停播职业拳击赛事。过去45 年,HBO共转播过1111场职业拳击赛事,留下无数经典画面。与此同时,ESPN、福克斯、 Showtime和DAZN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希望将拳迷们拉回到电视机前。
成长
美国拳王大都有辛酸的成长经历。泰森曾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屋顶上饲养鸽子,那时他还是一个口齿不清的孩子。霍姆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伊斯顿市长大,小学七年级时辍学,为了帮助单亲母亲抚养11个兄弟姐妹,他要去一家洗车行打工,时薪只有1美元。福尔曼在休斯敦贫民区长大,后来加入到美国总统倡导的就业团中,才得以糊口。弗雷泽是南卡罗莱纳博福特市一个佃农家庭的第12个孩子,12岁时,是路易斯维尔的一个自行车窃贼把他送到拳击馆,上了人生中第一堂拳击课。
维尔德也不例外,1985年,他出生于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卡卢萨,当地大约有1/4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维尔德在一栋褪色的绿色房子里长大,如果不做好战斗准备,连门都出不去,是父亲教会他如何用拳头保护自己和家人。
19岁时,维尔德的女友怀孕了,于是他从社区大学退学,第一次戴上了拳击手套。为了维持生计,他在餐厅做过服务生,当过百威公司的卡车司机,成为职业选手后,还要保住这些工作。
2005年,他的女儿出生,被查出患有脊柱裂。维尔德没有医疗保险。据教练描述,在拳击馆里,他从未见过有人训练比维尔德更刻苦。维尔德的家人逐渐意识到,拳击不是玩闹,因为这让他有机会乘坐飞机参加比赛,而且只要拿到护照,就可以参加北京奥运会。
在维尔德与史蒂文内的拳王争霸战前, 教练迪斯在拳击馆上方挂了一条横幅:“下一个重量级世界冠军将是青铜轰炸机!”这个绰号的灵感来自于前拳王乔•路易斯,他曾被誉为“褐色轰炸机”,就在这里北面的阿拉巴马州拉斐特长大。在维尔德胜出后,迪斯用笔划掉了“下一个”,写上了“新的”。
直到今天,条横幅还挂在那里,为走进拳击馆的孩子们带来鼓励。迪斯还挂起了另一个牌子,上面的名字由两栏隔开:短期冠军和长期冠军。维尔德的名字是用加粗的大写字母写到后面一栏。
维尔德家与拳击馆相隔10公里,景象完全不同。附近有一家烧烤店,草坪未经修剪, 报废的汽车四处停放,一些沉重的沙包被挂在粗大的树枝上,在微风中摇摆。维尔德曾就 读过的那所小学,已经在2006年停办。
来到维尔德家,那所绿房子的门廊上挂着一个精心雕刻的南瓜,以及一个阿拉巴马大学的花环。也许维尔德渴望给他的故事写下一个漂亮的结尾,这所房子将成为家乡英雄的博物馆。他希望全美国的孩子都听过自己的故事,他相信,尽管拳击这项运动日渐式微,但它能帮助人们重新振作。
就像维尔德在19岁时戴上第一副拳击手套一样,人们相信一切都不会太迟。维尔德终将跻身美国众多知名重量级拳王之列。
作者:王明琛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3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