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公告 > 2019亚洲杯 融合与进步

2019亚洲杯 融合与进步

 

办好本届亚洲杯是亚足联的当务之急,24支球队聚首阿联酋是亚足联的首次尝试。如何避免低档次球队沦为陪练,如何做到让亚洲杯带动亚洲足球整体发展,一切在比赛中见分晓。
亚洲球队 更新换代
去年,5支球队代表亚足联参加世界杯,战绩力压非洲和中北美,算得上扬眉吐气了。从宏观角度来看,世界足坛各队实力上的差距在拉大,南美洲球队同欧洲球队之间的差距已经显现,亚洲、非洲和中北美地区的球队更是如此。亚洲球队之所以成绩不错,原因在于战术和精神层面,相对而言,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整体性较好,战术执行力较强,这是亚洲顶级球队与非洲强队之间最大的差别。从比赛场面来看,亚洲足球在世界杯赛场上还是弱势,最大的差距在比赛节奏上。
如今,世界足球越来越强调快速的攻防转换,球员的身体素质和体能越来越决定比赛的场面和成败。亚洲足球的差距非常明显,技术上相对欧洲球队来说也是静止和慢节奏的,不值一提。
如果说2002年韩日世界杯是亚洲足球快速发展的节点,那么到2018年世界杯,亚洲足球已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进入到瓶颈期,应对的办法就是加强团队建设和战术执行力。
日本和韩国球员的战术执行力很高,已经能够达到欧洲中游球队的水平,这跟日韩有大量旅欧球员有关。2018年世界杯后,亚洲一批在欧洲足坛闯荡多年的老将逐渐退出欧洲舞台,90后成为亚洲足球的主流。目前,亚洲年轻球员尚未形成多点开花。
已经多年把持亚洲老大位置的日本队很早便公布了亚洲杯大名单,不仅是老将长谷部诚,就连香川真司、冈崎慎司、酒井高德等中生代球员也被排除在外,日本队进入了更新换代的阶段。这次日本队的23 人名单中,有11人来自本国联赛。12名留洋球员所效力的球队中,没有AC米兰、国家米兰、曼联等豪门的名字,多来自比利时、土耳其、葡萄牙、奥地利和荷兰等欧洲次级联赛。
韩国队以夺得2012年奥运会铜牌的球员为主,孙兴慜领衔,根基仍是寄诚庸、具滋哲、池东沅、金英权这批人。这些球员已逐渐进入而立之年。韩国队依靠这批当打之年的球员成为本届亚洲杯的夺冠热门, 之所以无法舍弃他们,确实是后继无人。
亚足联的版图中,在身体形态上能与欧洲人抗衡的只有澳大利亚,伊朗、乌兹别克斯坦等队次之。如今,乌兹别克斯坦足球也在衰退,前亚洲足球先生杰帕罗夫淡出国家队,队长艾哈迈多夫和亚洲最好的左后卫之一德尼索夫已过30岁,巅峰时期的一代球员在本届亚洲杯之后基本谢幕,很难有像艾哈迈多夫和德尼索夫一样在俄超强队站稳脚跟的人。
澳大利亚和伊朗这些年发展还算平稳。澳大利亚足球基本上度过了青黄不接的时期,参加本届亚洲杯的澳大利亚队以海外球员为主,23人名单里只有3人来自澳超,3人来自亚足联其他联赛,其他球员都在欧洲踢球。
现在,东亚的旅欧球员从数量到质量都在落潮,西亚球队仍以自身发展为主,距世界潮流越来越远。在世界杯开始前,沙特足协曾自费将部分国脚送到西甲俱乐部当陪练,但没有明显提高,能登上西甲赛场的只有寥寥一两人,世界杯揭幕战的惨败证明了这种模式的失败。至于阿联酋、卡塔尔等西亚球队,主要靠买进“雇佣兵”增强实力,效果一直不理想。
伊朗队亚洲杯名单上的球员主要在国内效力。伊朗球员在欧洲一直颇有市场,他们的身体素质比较欧化,职业素养和战术纪律也相当不错,但这些球员与澳大利亚相似,大部分球员还是在二流联赛效力。
从亚洲足球的整体水平来看,要想发展就必须把球员输送到欧洲去。从球队实力来看,拥有最多旅欧球员的伊朗和日本仍是亚洲顶级强队,韩国和澳大利亚紧随其后。那些始终无法走出去的亚洲球队进步缓慢。
亚洲最顶级的伊日韩澳4支球队,大部分球员只是在欧洲次级联赛效力,整体实力尚不如欧洲二三流球队,这就是亚洲足球的现状。
亚洲球员 发展受限
亚洲足球没有尖子球员,旅欧球员特点趋同。韩国队的寄诚庸和具滋哲分别在英超和德甲踢球,但在队中的主要任务都是串联、衔接。日本球员更加明显,香川真司和冈崎慎司在俱乐部的作用更多体现在战术上,在特定的战术里,需要这种跑位灵活、配合意识优秀的球员,离开这个体系, 这种球员很难生存。这也是香川真司在曼联无法成功的原因。
以前的日韩球员大多在顶级联赛充当配角,近些年,他们开始去比利时、葡萄牙、奥地利等次级联赛跑龙套了。
日本足球最红火的时候,中田英寿在当时欧洲最好的意甲踢球,效力于强队罗马,为俱乐部联赛夺冠立下汗马功劳。本田圭佑一度在俄超踢球,但中央陆军是俄超强队,他后来还加盟了AC米兰。日本足球当时的强大,因为有在欧洲强队踢上主力的核心球员领军,现在日本队的领军人物是谁呢?也许日本队通过这届亚洲杯能发现新的领军者,否则在未来只能踢没有核心的团队足球。
如今亚洲足球的一哥非孙兴慜莫属,这个韩国小伙已经成为英超劲旅热刺队的当家球星,数据十分亮眼。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热刺恐怕留不住孙兴慜了。但是,孙兴慜需要一个平台去证明自己不是香川真司那样只在特定打法中才风生水起,而是一个真正有实力的亚洲前锋。韩国队过去并不缺少在英超强队踢主力的球员,如朴智星、李荣杓等人,现在的韩国队只有一个孙兴慜,亚洲也只有一个孙兴慜。
2017年,英国《442》杂志评选出亚洲十位足球明星,当时力压孙兴慜的是阿联酋被称为“海湾梅西”的奥马尔· 阿卜杜拉赫曼。奥马尔的前途曾一片光明,受到曼城、切尔西和阿森纳的关注,在曼城的试训也非常成功。但是直到如今,27岁的奥马尔还是没有去欧洲,距离他的梦想越来越遥远。
奥马尔与日韩球员最大的不同在于极强的持球能力。他是球场上的主导者和创造者,而不像其他旅欧的亚洲球员只充当配角。奥马尔是也门人,出生在沙特,为了落户,不得不从沙特去阿联酋。当全家都拿到阿联酋户口时,奥马尔与阿尔艾因队签订了终身协议,俱乐部不放行,奥马尔就不得转会离开。这个协议一直阻碍着奥马尔的发展,在状态和能力炙手可热的时候,艾因队不愿撒手。如今,奥马尔遭遇了严重伤病,状态已经下滑,艾因终于允许他自由离队,但他已经失去了去往欧洲的可能,伤病缠身,无缘本次亚洲杯。
奥马尔的故事映射出亚洲足球在发展中的积弊。亚洲幅员辽阔,各国国情不同, 经济发展相差很大,民族、文化和宗教等因素非常复杂,很多优秀的球员因此失去了去欧洲提升自己的机会。
奥马尔的遗憾是西亚俱乐部优越的经济条件和强制性合同所导致的,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武磊身上。尽管上港对外表态支持武磊留洋,但他已经28岁,只怕是无人问津。
亚洲球员在世界足坛中的佼佼者很少,与很多足球之外的因素有关。亚洲太缺少有个性的球员,中田英寿张扬,本田圭佑孤僻,孙兴慜冷静,他们已是异类,多数亚洲球员太过隐忍和退让,除了人种区别导致的身体、技能上的差距之外,因文化而导致的心理差异也阻碍了亚洲球员的发展。
亚洲杯赛 助力亚洲
不管亚洲足球遇到什么问题,必须努力下去。亚洲杯是亚洲水平最高的赛事,作为亚洲足球的管理者,亚足联自然希望能够有所发展,培育新的实力增长点。
当初,亚足联同意澳大利亚加盟,希望利用澳大利亚的力量,为亚洲球队谋得更多世界杯席位以及同欧式打法切磋的机会。十多年过去了,亚洲球队面对欧式打法仍旧没什么办法,澳大利亚在亚洲足坛也开始迷失。
本次亚洲杯从16支球队扩到24支,从    4个小组变成6个小组。亚洲杯创办于1956 年,前三届决赛圈只有4支球队。1968年第四届亚洲杯时,决赛圈由5支球队打单循环赛。随着阿拉伯国家的加入,1972年亚洲杯决赛圈的球队增加到6支,赛制改为第一阶段分两个小组的循环赛和第二阶段淘汰赛。1980年亚洲杯决赛圈增加到10支球队。1996年亚洲杯决赛圈的球队扩军到12支,第一阶段分成3个小组进行循环赛。
2004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再次扩军,16支球队分成4个小组打循环赛。
亚洲杯扩军经过了漫长等待。与上次扩军的背景不同,韩日世界杯后,亚洲足球快速发展,中日韩伊以及部分阿拉伯国家的足球水平都非常高,扩展到16支球队是众望所归。但2004年以后,亚洲足球逐渐进入瓶颈期,是否有必要扩军存在争议。从本届亚洲杯扩军以后的情况看,第四档次的朝鲜、巴林和约旦是亚洲杯常客,另外三支球队菲律宾、也门和土库曼斯坦是比较弱小的势力。在第三档次中还有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和越南三支水平不高的队伍。
这些球队入围,好处在于可以通过扩大亚洲杯影响力,带动足球不发达地区发展,但也将降低比赛的观赏性。世界杯和欧洲杯的扩军就产生过类似难题,尽管从商业和足球发展角度来说是成功的,但观众未必买账。24支球队参赛,赛程也将改变, 除了小组前两名出线外,还有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进入淘汰赛,降低了小组赛的含金量,增大了淘汰赛爆冷的可能性。
单从提高亚洲足球整体水平的角度来说,仅依靠亚洲杯扩军显然无法有效达到目的,欧洲和南美足联的办法可供亚足联参考。美洲杯一直邀请其他足联球队参赛, 日本队就曾受邀参加1999年的美洲杯,并将参加2019年美洲杯。虽然南美足联近几年邀请的球队主要限于北美洲,但确实让南美球队接触到不同的足球风格和文化, 美洲杯一度变成了“西半球杯赛”。
亚洲杯可以效仿美洲杯,邀请其他洲球队加入,提高比赛质量,亚洲球队就有更多和欧洲主流打法较量的机会。
此外,欧足联于2018年9月创办欧洲国家联赛,这种比赛并非友谊赛、热身赛, 而是真刀真枪的对抗,让欧洲各国有更多高水平比赛的机会,扩大足球在不发达国家的影响力。
亚洲足球落后,发展缓慢,除了起步较晚之外,还受到地理条件限制。亚洲是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大洲,各地文化差异大, 举办类似欧洲国家联赛这样的比赛有很大难度,但划区域进行分组赛还是可行的。
目前,办好本届亚洲杯是亚足联的当务之急,24支球队聚首阿联酋是亚足联的首次尝试。如何避免低档次球队沦为陪练, 如何做到让亚洲杯带动亚洲足球整体发展,一切在比赛中见分晓吧。
作者:穆桑
来源:《新体育》20196年第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