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张长禄:让国旗飘扬在奥运会上,此生值了!

张长禄:让国旗飘扬在奥运会上,此生值了!

 

当新中国国旗第一次出现在闭幕式上时,张长禄也是第一次经历如此盛大的场面,但从入场到主席台前的17分钟里,他全神贯注,盯住国旗,始终如一地保持着正规的举旗姿势,圆满完成了任务。
新中国成立之初,恰是张长禄风华正茂之时 。这 位1926年出生,从小跟着叔叔学会打篮球的天津小伙子,已经成为天津和华北篮球队的主力后卫。他有两个过硬特点:一是擅抢后场篮板,二是跳起双手投篮,加上他身高1 米81,当时算是高个头儿,1951年5月,在新中国第一次全国篮球比赛大会之后,他被选拔为中国篮球国手。后来的男篮国家队就出自这15个人的班底。
当时,篮球是群众喜欢的运动之一。张长禄代表天津队到北京参加比赛时,竟有球迷从天津骑自行车到北京看球。张长禄在体育场外吃早点时,有球迷热情地问他:“长禄,钱够花吗?不够我这里有啊!”球迷的真诚让他很是感动。
1952年,张长禄所在的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训练班,接到上级指示,要他们到祖国的中南、西南地区“走一圈”。中华全国体总负责人黄中同志嘱咐大家:此行你们不仅是篮球队,更是体育工作宣传队。
张长禄清楚地记得,在广西露天球场上打球时,周围的树杈上都爬满了观众。在重庆,每到举办公开赛时,西南军区一级机关就放假半天,大家看球去!
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对体育,尤其对篮球更是重视。当年他在根据地时就组织过篮球队,叫战斗队。篮球队在重庆时,他每周六必到队里来,摆上很多水果,与大家一起聊天,一起跳舞。他还告诉大家:“小平同志打电话来,说主席要调我去北京。主席调我,叫我做警卫员,我都干!”
没想到,贺老总后来到了北京,成了新中国体育部门的领导。他对队员们的关心更加无微不至了。到队员宿舍时,他总要查查被褥是厚是薄,甚至要看看枕头下面放的是什么书。
不过,贺老总严肃起来也挺厉害。有一年,苏联国家队来访比赛,中国队输了球, 八一队与之打成平局。贺老总召集大家开会,挨个问原因。最后贺老总批评道:“你们就是不敢于胜利!”要认真找出自己的问题,形成中国队的特点。
此后,中国篮球相关各方不断地开会讨论。那些年,来华访问的泰国篮球队的打法也引起关注。他们身材不高,但技术很好,跳起右手投篮时,一遇防守,就倒到左手,滞空时间长。贺老总启发大家:我们的发展方向是,要有欧洲人的体能、泰国人的技术。为了落实贺老总的指示,1957年,全国篮球联赛之后,专门研究我国篮球发展方向的训练工作会议召开,最后提出中国篮球应当“快速灵活准确”的6字方向,后来,又在前面加上了“积极主动”4个字,成为十字方针。
1959年,中国篮球进入一个高峰期。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等东欧男篮强队来华访问,全被中国队打败。女篮访问保加利亚,与获得过世锦赛亚军的主队两次打平。
中国队员个头儿不高,却十分积极主动。贺老总提出“联防时,五个人要当七个人用”。中国队的防守经常是从前场就开始了,全场紧逼。那时,观众经常击节叫好的不是中国队进攻得分,而是他们出色的滑动防守。
1952年,新中国组建篮球队,张长禄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篮球队员。而那年,他与新中国也经历了第一次世界体育盛事——芬兰赫尔辛基奥运会。
第15届奥运会举办时正值冷战阶段,主办国芬兰想把这届奥运会办成史上最好的一届。他们认为,如果缺少拥有几亿人口的新中国参与,奥运会就缺乏代表性,于是决定抛开冷战思维,邀请新中国派团参加。可由于某种原因,国际奥委会对于是否如此迟迟做不了决定,直到7月18日奥运会开幕前一天,才以33对20票,表决通过决议,请新中国参加。电报发来后,中国方面迅速展开讨论,去还是不去?周总理请示了毛泽东主席,最终决定应该去,并说能把五星红旗插在奥林匹克运动场上就是胜利!
接下来,中国方面紧急动员,临时组建一支篮球队,一支足球队,外加一名游泳选手,共40人。张长禄被任命为男篮队长。大家匆忙做了一套西装,7月25日出发了。张长禄等13个人乘坐一架小飞机,经过4次中转,终于在29日中午到达赫尔辛基。此时奥运会已近尾声,大家顾不上吃饭,在12点30分举行了庄严的升国旗仪式,使用的是自己带去的国旗,因为在这之前当地人不了解新中国, 用的是错误图案的旗子。
“我们没有比赛,但也不去别处看热闹, 每天只是看篮球比赛,饿了就吃点面包,认真学习嘛!第一次看到世界最高级别的篮球比赛,感觉我们的差距很大。就说身高吧, 当时中国队10名队员中最高的才1米83,我是第二高度。而美国队两个中锋不仅个子高,那勾手投篮也玩得真漂亮……”
奥运会闭幕式上,各国只有两人可以入场。中国代表团决定,让张长禄担任旗手,同为篮球国手的周宝恩为护旗手。“这是完成周总理交给的任务,让新中国的国旗在奥运会上飘起来,并向世人展示的重要时刻”, 张长禄深感既光荣也责任重大,甚至有些紧张。他不住地担心上场后旗子、旗杆、绳子会被人做了手脚,出大问题。
当新中国国旗第一次出现在闭幕式上时,很少见过中国运动员的现场观众热情地鼓起掌来,张长禄也是第一次经历如此盛大的场面,但从入场到主席台前的17分钟里, 他全神贯注,盯住国旗,始终如一地保持着正规的举旗姿势,圆满完成了任务。
从那以后至今,67年里,张长禄长久保持着一个习惯:写字台上永远有一面中国国旗。只要旗子稍有退色,他立即换上一面新的。
如今,93岁的张长禄无疑是新中国体育和篮球发展的见证者。虽然早已退休,可一遇重大篮球比赛,不管时差几何,他还是第一时间观看现场直播。
往事并不如烟。每当回忆起当年,张长禄总爱说一句话:能让五星红旗在奥运会场上飘扬,我这一生值了,真是值了!
作者:柏强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9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