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种族歧视 意甲赛场的幽灵

种族歧视 意甲赛场的幽灵

 

2018年底,意甲赛场再现风波。带有意大利特色的种族歧视如邪恶幽灵,遍布赛场的每个角落,将意大利足球推向深渊。
丑陋一幕
2018年12月27日,圣诞节刚刚过去,意甲第18轮全面打响。比赛本应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结果事与愿违。当日,国际米兰在梅阿查球场迎战那不勒斯队,这场联赛二三名之间的对决理应成为重头戏。他们的确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但吸睛的方式却极不光彩。
几乎从比赛一开始,那不勒斯后卫卡利杜•库利巴利就遭到种族主义攻击,数千名国米球迷冲他发出模仿猴子的叫声。那不勒斯队主教练卡尔洛•安切洛蒂曾三次要求第四官员暂停比赛,但他们只是通过现场广播向球迷发出警告,主裁判保罗•马佐莱尼依然让比赛继续。到了比赛第81分钟,库利巴利终于爆发。在放倒国米边锋马泰奥•波利塔诺吃到一张黄牌后,他双手高举,向裁判鼓掌,结果两黄变一红。队友们围住裁判,为库利巴利申诉,但无济于事。他被罚下场时,种族主义者的辱骂声更响亮了。
由于此事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意甲联赛宣布国米主场空场两轮,激进球迷聚集的北看台多关闭一场。但这似乎不能平复那不勒斯队的愤怒,那不勒斯主帅安切洛蒂放下狠话,如果库利巴利今后再次遭遇种族歧视, 他会不惜冒着被判负的风险,带领球队离场罢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6天后,拉齐奥队在意大利杯第五轮比赛中以4比1大胜诺瓦拉队,但他们的球迷被指控在比赛中高喊辱骂非裔族群的种族主义口号。
随着种族歧视重现赛场,意甲联赛的声誉再度遭到重创。
邪恶幽灵
种族歧视就像是幽灵,长久笼罩在亚平宁半岛的上空。
库利巴利是位27岁的塞内加尔裔法国人,从2014年开始为那不勒斯队效力,多次遭到种族主义攻击。去年1月22日,在那不勒斯客场以1比0击败亚特兰大队的比赛中,有客队球迷从看台上朝他扔瓶子。10月间,尤文图斯队也因球迷对他进行类似侮辱被罚款1.2万美元,南看台被关闭一场。
种族歧视甚至影响到了孩子们。2013年11月间,尤文图斯队在3比0击败那不勒斯的比赛中,球迷喊出了歧视性口号,被意甲联赛课以空场一场的处罚。为了填满看台,他们邀请来自当地学校和足球俱乐部的6400名儿童到现场观战。这本是一次颇富创意的危机公关,但没想到乌迪内斯门将泽尔伊科•布尔基奇居然遭到了这些孩子的攻击。他们模仿成年人喊出歧视性口号,尤文图斯队因此遭到进一步处罚。
混搭地域歧视
在意甲联赛中,种族歧视经常以地域歧视做底色。2017年6月,尤文图斯U15青年队以3比0击败那不勒斯,一名小球员拍下了他们在更衣室的庆祝,并把视频传到网络上。视频中,尤文图斯球员唱着刚刚修改过的歌曲: “我们心中有一个梦想,那不勒斯使用肥皂。” 这种侮辱被认为是地域歧视,参与其中的25 名球员均被禁赛一场。
为什么遭到种族攻击的总是那不勒斯?仅仅因为库利巴利是黑人?绝不是这么简单。
那不勒斯与尤文图斯之间的仇恨,是意大利南方与北方矛盾的缩影。当AC米兰与国米、都灵与尤文、罗马与拉齐奥、桑普多利亚与热那亚共同针对那不勒斯队的时候,这些死对头的球迷居然可以团结一致。去年4月, AC米兰在主场以0比0逼平那不勒斯,圣西 罗球迷由于对客队发动了猛烈的地域歧视攻击,致使主队被罚款1万欧元。令人惊讶的是 国米、尤文图斯球迷纷纷在主场比赛中喊起“那不勒斯是意大利的下水道”、“我们不是那不勒斯人”、“让维苏威火山烧死他们”这样的口号,还拿出各种驴子的漫画像来嘲讽。尤文图斯曾与热那亚因为球迷斗殴结仇,但在2013-14赛季尤文图斯主场与热那亚的比 赛中,双方球迷载歌载舞,一起高喊“谁不跳舞,谁就是那不勒斯人”。
这种地域歧视有历史渊源。罗马帝国灭亡后,残余势力长期占据意大利中南部,到15 世纪,南北矛盾集中爆发。当时,意大利四分五裂,罗马教廷、威尼斯、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和米兰五大公国以及一众小国相互攻伐。那不勒斯公国实力强横,但也树敌不少。很多南方人更愿意自称“那不勒斯人”,而非“意大利人”。
与暴力为伍
如果以为意甲联赛种族歧视只是赛场内的人身攻击、谩骂,显然是想得简单了。
那不勒斯和国米开战之前的几小时,麻烦就已拉开序幕。数百名那不勒斯球迷包租巴士,一路颠簸7个小时,来到停车场。一群来 自“Ultras”极端球迷组织的国米球迷已等候多时。随后发生冲突,4名那不勒斯球迷被打伤,35岁的国米球迷达尼埃莱•贝拉尔迪内利被车撞倒,在被送往米兰的圣卡尔洛医院后身亡。
类似的一幕出现在去年4月末欧冠半决赛期间,一群罗马队的激进球迷在安菲尔德球场外袭击了利物浦拥趸。53岁的肖恩•考克斯头部伤势严重,两名罗马球迷被警方逮捕。
“Ultras”是意大利的极端球迷组织,他们用种族歧视与暴力兑现存在感。过去一年里,意大利畅销书《黑暗之心》作者托拜厄斯• 琼斯一直在为一本即将出版的新书《Ultras》搜集素材。他与该组织的激进球迷一起征战客场,深入研究他们的心理和行为。
所谓“Ultras”,字面意思为“ 顽固”或“极端”,每支意大利球队都有这样的专属组织。他们的行为貌似足球流氓,其实两者有着根本不同。一般来说,足球流氓的组织都很无序,但意大利的Ultras球迷组织严密、等级分明、心思缜密,绝少出现个人行为。他们在每周举行的总部会议上周密策划,核心成员讨论口号、歌曲、新闻稿和统一着装等执行细节,关注的是大场面。在那些重要比赛中,他 们会花费数万欧元在所谓的“编排”上:现场拼接图案,高喊种族主义口号,展示旗帜和燃烧棒。事实上,很多人根本不关心足球,甚至不知道刚刚进球的是谁,他们只想发泄。
黑暗时代
在结束冬歇期后,意甲第20轮从1月19 日起开战,消除不快的记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2018年12月29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极端球迷针对库利巴利的攻击,并表示他们“非常关注这一令人难以 接受的种族主义事件,而且意大利人也未能遵守被广泛认可的三步反种族主义协议”。该 协议的具体规定是:第一步,如果裁判员发现 或被第四官员提示比赛期间有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他要暂停比赛,要求公众立即停止种族歧视行为;第二步,如果比赛重新开始后, 种族歧视行为并未停止,裁判要在合理范围内中止比赛一段时间,要求球队进入更衣室; 第三步,当比赛重新开始后,如果种族歧视行为还没有停止,裁判应当彻底终止比赛。
该如何根治球场上的种族歧视?有人呼吁意大利足协和意甲联赛做出更多努力,因为关闭看台、罚款这些措施还不够严厉,像梅阿查球场这样刚刚举办过欧冠决赛的场地, 可以增设必要的基础设施和技术,用来识别、捕获和起诉肇事者,或者依据一些禁令来解决问题。
在意甲赛场,种族歧视问题正处于失控状态,这一切都和Ultras球迷组织有着密切关联。
Ultras球迷组织对意甲各大俱乐部有着惊人的影响力,可以授意很多意大利球员在赛前和赛后拒绝与黑人球员握手。在他们看来,控制球票和贩毒一样有利可图,而且风险更小。尤文图斯激进球迷头子布拉维•拉加齐通过倒卖球票,每场可以赚得3万欧元。尤文图斯免费赠与Ultras球迷组织大量的球票, 他们每年从中获利数百万欧元。很少有意甲俱乐部能负担得起失去Ultras球迷组织支持带来的高昂代价,只能妥协。
此外,一些当权者的言行也在鼓励种族主义的蔓延。意大利右翼内政部长、副总理马特奥•萨尔维尼曾与几位知名的Ultras球迷组织头子合影。圣诞节后第二天,他没有在推特上力挺库利巴利,反而为死去的激进球迷发声,认为以种族歧视为由中止比赛的做法不可取。
Ultras球迷组织已成为政客的打手。这个群体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最初以非政治团体的身份出现在球场上,通常由青少年组成。上世纪70年代,绝大多数Ultras组织都借用了一些富有政治色彩的形象和口号, 90年代中期更是彻底向极右势力靠拢。意大利的社会大环境也有他们生存的土壤。2017 年,意大利发生了557起与种族有关的事件。
曾在意大利踢球的黑人球员图拉姆、维埃 拉、博阿滕和巴洛特利等都在抱怨种族歧视。许多球员在决定转会时,刻意避开意大利。目前还不清楚这在多大程度上导致意大利足球竞争力下降,但过去20年里,西班牙球队赢得 了11次欧冠冠军,意大利球队只有3次。
意甲的上座率每年都在下降,不到60%,英超上座率为95%,德甲为91%。人们觉得最好是留在家里看电视直播,而不是在看台上亲眼见证暴力和仇恨。
这一切都发生在意甲联赛急欲复苏的时候,即使尤文图斯收购了C罗,也无法让意大利足球重拾昔日荣光。足球场内纷争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如果不能治标治本,意大利足球有可能一路滑向深渊。
作者:王明琛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3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