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赛场频现“马亡堆”

赛场频现“马亡堆”

 

今年5月2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女参议员戴安妮·费因斯坦再次要求著名的圣安妮塔马赛暂停,接受调查,因为在9天之内又有3匹赛马死亡。自从去年12月以来6个月里,这项赛事已造成二十多匹赛马离世。
女参议员 要求彻查
圣安妮塔赛马是加利福尼亚州的重要赛事。然而,自从去年12月26日以来,已有26匹赛马在这项赛事中丧命。一匹赛马在风险非常低的路段飞奔正欢,不幸肩头折断。另一头3岁口的去势马比赛中出现不寻常的骨盆伤病,兽医抢救无效,只得实行安乐死。还有一匹9岁口去势马在比赛中腿骨骨折, 手术失败死亡。3匹马死亡事件导致费因斯坦参议员要求停赛。
加州赛马委员会和洛杉矶县地区法院办公室正在对这一事件联合调查。在州政府所在地萨克拉门托市的听证会上,加州赛马委员会执行主任里克•拜德科尔表示,调查可能需要4个月。根据经验,造成赛马身亡的原因难以完全调查清楚。对此,参议员费因斯坦说:“我们需要认真研究死亡赛马曾接受的医学治疗。除了环境等问题之外,奔跑过度可能是造成二十几头赛马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各地赛马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其他国家。如果不能查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并且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考虑一下美国的赛马是否还有前途。”
圣安妮塔多匹赛马死亡事件在美国和全球赛马界激起轩然大波,加州赛马业陷入严重危机。
美国赛马 高产行业
现代赛马最初流行于英伦三岛,如今,美国的赛马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赛事之一。
美国的赛马曾是有钱有闲男子热衷的活动。经过几百年的演变,赛马不断进入寻常百姓家。赛马业发展到今日,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喜欢刺激,渴望金钱。比赛的激烈性、观赏性、不确定性将有闲有钱的男子们吸引过来。在美国,无论门票、电视转播、广告赞助、博彩收入,还是赛马繁殖、赛场建设,无不给利益巨大的赛马行业增添气势。
美国赛马业每年产值达到1100亿美元左右,对美国经济的贡献超过制造业、铁路运输、广播电视、石油煤炭等重点行业,受到美国历届总统的格外关注。此外,赛马能给美国社会提供140多万个就业机会,是就业市场中重点保护的行业。
进入新世纪后,更多人爱上美国赛马, 著名的赛事受到全球关注。前几年,美国赌马者比尔•本特透露,他头脑精明,具有赌马经验和深厚的统计学知识,熟练掌握电脑, 利用自己创造的不败方程式,30年间在美国和世界各地赚取了10亿美元以上。这位高手行动谨慎,在亚洲某地赚大钱后没敢领取, 担心遭到社会不良之人的侵袭。
每年5-6月,美国赛马黄金季节到来, 三大皇冠赛事陆续开启,以肯塔基德比赛马最为抢眼,比赛长度为2000米,奖金200万美元。在美国东海岸马里兰州举行的比利时锦标赛,长度1900米,奖金150万美元。贝尔蒙特锦标赛在纽约州举行,长度为2400米, 奖金150万美元。圣安妮塔比赛为仅次于上述三大赛的第一类赛事。
赛马立法 各州为主
建国之初,美国各地的赛马活动,特别是赌马均为非法。1978年,美国政府发布法令,认定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赛马合法。
此后,各州和各州之间的赛马活动逐渐开展起来。美国五大湖地区的宾夕法尼亚州和东南部佛罗里达州一直是全国著名的赛马州,但是联邦政府采取各种措施,防止那里的赌马活动扩散到全国。美国禁止互联网博彩法案颁布后,一些公司开动脑筋,通过分成派利法赌博,被允许按照州法律和赛马规定,提供网络赌马交流。
美国的赛马场地大体分为平地赛、障碍赛和越野赛(也叫耐力赛)三类。大部分赛马为平地赛,赌马者下注的对象正是平地赛, 这种赛事的马匹名气大,水平高,奖金丰厚。
美国的赛马活动以各州为主体。50个州中,只有22个州允许赛马合法存在,包括人口最多和最富的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东北部的新罕布什尔州、马萨诸塞州,超级富豪聚集地康涅狄格州、著名的赛马州肯塔基州,以及并不富裕的路易斯安那州、北达科他州等。
美国赛马业红火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赌马彩票带来丰厚回报。在赛马博彩业总收入分成方面,普通赌马者得到的奖金比其他国家高,因此参与的人数不断增加。水涨船高,目前全球每年彩票收入中,赛马占67% 左右,为第一大利彩票。仅在马里兰州,5家马赛的博彩数额达到5.4亿美元。马里兰州在美国赛马业中出人头地,其原因是采取了共利法,规定彩金的80%返还给投注者。而且,赛马裁判为政府公务员,与马场没有利益关系,以确保赛马活动的公正性。
还有一个原因,虽然美国商业赛马投注返还率很高,但赋税比率较低。
美国赛马业的蓬勃发展建立在明确的法律框架内和完善的管理制度上,全年举行10多万场比赛,为全球第一。赛马已经成为美国第二大体育产业。
全美拥有154家有合法执照的赛马场, 设施比较先进,多数马场实行每周五天的竞赛制度。
科技领先 今非昔比
先进技术在赛马行业中广泛使用。参与者很容易得到赛马的新闻和资料,只需按一下按钮。一度属于地区性体育的赛马活动已完全国际化了。
进入网络时代,赛马活动增添了新的活力,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了解比赛最新材料和信息,从各类报告、赛马表现、喂养情况、驭手能力到马主的家世,应有尽有。
赛马定性 争论不休
过去几十年里,赛马业发展很快,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赛马不应算作纯粹体育项目。美国不少普通百姓至今不喜欢赛马,体育迷也把赛马看成低于四大球联赛和高尔夫球的赛事。一部分体育迷认为,赛马像另类汽车等非全民化比赛,主要组成部分是马匹,将其定位成人类体育有些牵强。
另一些人以为,驭手非常艰苦,在马匹快速奔跑中必须保持正确体态,心血管的感觉和肾上腺素的状况与足球运动员没有什么差别,身下还有一匹四条腿动物,比赛难度高于足球,赛马是名副其实的体育赛事。
有些人说,赛马不够大众化,属于有钱人的运动,而且风险非常高。当今的美国赛马已经成为具有很大商机的活动,吸引更多的人和资金的投入。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亚洲,赛马已成为一项时髦的运动。
半年之内 悲剧迭爆
如今,赛马发展成为强大的经济和利益链条。在这个链条当中,马匹无疑处于核心地位,经营者、马主、驯马师、骑手和其他人员,都要围绕马匹展开业务。
马匹昂贵如金,培育和交易占主导地位。马主使用各种手段和渠道投资,通过配种或者交易获得马匹,聘请驯马师训练马匹,找到合适的驭手,以保证在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最为注重的是马匹的血统。纯粹血统的优秀赛马身价非常高,是配种中的宠儿。一般赛马从2岁开始进入黄金时代,4-6岁时进入巅峰状态,此后逐渐跌落。纯种而又成绩优良的马匹退役后大多进入赛马场,承担配种任务。这样的马匹每年配种达150多次,每次收入不菲。一匹名叫马兰草泡沫的赛马一次配种费高达150万美元,至今还没有任何马匹打破这个纪录。
马匹作为赛马活动的基础,无疑应受到充分保护。然而,从去年圣诞节过后,圣安妮塔赛马场连续出现马匹身亡的怪现象。今年3月初,加州管理部门要求圣安妮塔赛马场停赛整顿。在重新开赛的6周之内,这家马场没有发生马匹死亡事件。正当加州赛马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马匹死亡再次连续出现, 使人们对赛马的安全问题产生忧虑。
专家认为,美国赛马业面临多年以来最大的危机,最大责任者是赛马场和赛马业主, 管理欠缺恐怕是死马现象最重要的原因。
今年5月中旬,在巴尔的摩附近皮姆利科赛马场举行的第144届比利时锦标赛上, 一匹年轻的赛马倒地身亡,显然是心脏病发作所致。两个赛马场连续出事使这家公司的经营收入和声誉受到很大损失。
赛马身亡 原因多多
对于诸多赛马身亡赛场,美国赛马界头面人物纷纷出面解释。不过,这些赛马业专家们大多认为,肌肉发达、体重900多公斤的赛马要经历各种天气条件,快速奔跑1600 米,赛场身亡司空见惯,不可避免,每每出事,原因难查,最终不了了之。不过这次“马亡堆”事件确实造成了很大影响,应当深入调查和分析原因。
年轻脆弱。圣安妮塔马赛的前执行总裁阿兰•巴尔奇认为,现在的赛马年轻化程度很高,可能是造成赛马身亡的原因之一。赛马活动业务范围扩大,投入金钱不断增加, 各类马赛对于优等马匹的需求不断增加。几十年前,赛马4-6岁为参加大型比赛的最佳年龄。最近一些年来,赛马“成熟”的年龄不 断降低,不少两岁口或者3岁口的年轻马匹在驯马师精心培养之下,成熟很早,在重要比赛中可取得突出成绩,但比赛经验欠缺, 身体某些部分发育不完全,关键时刻难以控制。
饲养人员和销售市场都希望马匹到2岁时就能成为超一流赛马,更希望它们能参加三冠王赛马比赛,挣到大笔金钱。
天气变化。赛马界行家乔伊•哈珀有几十年经营赛马场经验。他认为,赛马死亡的原因也许就是人们经常见到却最容易忽视的天气条件。比如,天上下雨,比赛没有停下来,赛马不适应特殊天气条件下的比赛,动作紊乱,出现事故的可能性增加。
驭手增压。不少赛马业人士和驭手承认,驭手越发难干。随着赛马业的不断发展, 参赛者和马匹增加,争夺第一名的难度也增加了。驭手为获得百万美元的奖金,不断给马匹施压。如果比赛时天气不好,驭手的运气差一些,驭手和马匹很可能成为赛场上的苦命者。马里兰州赛马委员会马护理和医疗主任利比•丹尼尔表示:“我认为,这些事故与赛马的筋疲力尽有关。”
跑道是非。比赛中,马匹受伤的情况经常发生在高低不平的跑道上。泥土是非常活跃的材料,有不同的形态,负责任的赛马场必须保证跑道的高质量,为马匹和驭手创造良好的比赛环境。实际上,赛马场不可能保持赛道的绝对平整。圣安妮塔的赛道经过20 多次修补,仍然出现马匹身亡的事情。
用药争论。针对圣安妮塔赛马死亡,外界不少人提到药品呋塞米。但美国马业医生里克•阿瑟非常清楚地表明,呋塞米与美国赛马业“马亡堆”现象无关。不过,比赛所在的斯特罗纳奇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建议,对加州赛马业进行安全改革,减少马匹呋塞米的每日使用量。呋塞米主要用于治疗马匹训练时的肺出血。加州有关方面已经制订了严格的用药规定,以保护赛马的安全。
作者:刘国栋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7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