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冬奥场馆 现今何用

冬奥场馆 现今何用

 

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紧锣密鼓筹备之时,欧美媒体就世界上昔日冬季奥运会设施和奥运村的开发利用连续发表了评论,其中不少经验和教训不啻是他山之石。
早期筹划
欧美奥运研究人员认为,从1924年法国夏蒙尼首届冬奥会到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在如何使用冬奥会设施方面,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开辟了新思路。
索契冬奥会还没有开始,俄罗斯有关方面已经在筹划冬奥设施赛后的利用问题。世界著名体育管理学教授德尔皮·内罗蒂说, 在索契冬奥会开幕两个多月之前,俄罗斯旅游官员就给她打电话,询问有关奥运会之后如何利用体育场馆的问题。“我告知他们,你们的行动有点晚了。奥运场馆赛后的使用问题应当在策划场馆建设时一并开始”。
 
服务体育
体育场馆赛后利用的最大出路仍然在于服务体育事业。在这方面,美国纽约州的普莱西德湖成效较大。那里是1932年和1980年两届冬奥会举办地,比赛场馆和设施至今仍然在使用,没有报废,保鲜程度居历届冬奥会之首。
良好的环境可以让人在普莱西德湖原冬奥会比赛场馆的诸多地方散步、游玩,这里的冬奥会博物馆也吸引了不少人前往观看。如果对冬奥项目感兴趣,还可亲手操作冬奥会比赛器械。人们可以在服务过冬奥会的各类雪橇上滑行,在曾经的奥运越野滑雪和高山滑雪场地上游玩,在冬奥会的体育中心冰场上做滑板游戏。如果对冬奥会项目不太在行,可以乘坐电梯,前往120米高的跳台滑雪场地顶部,欣赏普莱西德湖的美丽风光及周围峻拔的山峰。
美国虽然历史不长,但是特别喜欢创建有长久历史意义的博物馆。1960年的冬奥会在美国斯阔谷举行,赛后在冬奥会设施基础上建造了冬奥会博物馆,保存斯阔谷冬奥会的历史。美国著名作家和历史学家戴维· 安托努奇特地撰写了“雪球的机会: 1960年斯阔谷和太浩湖”的文章。
 
展示文化
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场地也留下了丰富的体育文化遗产,人们可以前往那里欣赏昔日冬奥场馆改建的文化、历史展示和特有的风景。尽管这届冬奥会已经过去20多年,但是当地的传统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的文化和城市建设,人们觉得历史好像是昨天一样久久不去。冬奥会的设施和博物馆与19世纪的普瓦捷法院相映成辉,其中点缀着不少历史文物和冬奥会纪念物。
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对文化和历史也相当看重。在建造冬奥场馆之前,有关方面征求了建筑和体育专家的意见,形成了多样化的建筑体系,推出不寻常的设施和颇有特点的建筑物名称,将美学、建筑学和设施使用紧密结合起来。20多年后,长野冬奥会的设施仍在使用中,举办音乐会、职业或者地方体育竞赛和其他社会活动。此外,长野利用冬奥会文化的余热拓展旅游业。在昔日冬奥会设施当中,最受欢迎的是M波博物馆,展示着冬奥会火炬和其他纪念品。冬奥会比赛场地现在仍在供冰雪比赛使用,举办过冬奥会比赛的滑雪中心现在是奥运会博物馆和多用途体育馆。冰球比赛场馆称作大帽子,经常举办音乐会和其他演出。
 
风险预测
申办和举办冬奥会应当事先认真评估风险,不过,有些并非人力所能抵御的风险,让举办城市在冬奥会后经受诸多困难。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举办冬奥会时,萨拉热窝还是南斯拉夫联盟的成员。波黑战争让萨拉热窝受到严重破坏,雪橇比赛场地变成了炮兵阵地。现在, 这些阵地成为人们展示涂鸦的好地方,其他地方种上了菜。昔日的领奖台现在到处是弹孔,战争期间,这里曾是杀戮之地。举办滑雪比赛的山地今日仍然埋有地雷,没有人敢去。用于滑雪比赛的泽特拉奥运会大厅已经被炸毁。1999年,国际奥委会捐赠1150万美元,使这一建筑得以恢复,取名为萨马兰奇奥运大厅。
在风险预测方面,盐湖城冬奥会树立了榜样。美国奥运专家戴维·安托努奇指出: “我估计,举办冬奥会的城市场馆设施价值数十亿美元,如果调理顺当,大部分设施时 至今日仍在使用。不过,东道主应当正确认 识冬奥会设施有成为‘无用东西’的风险。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少举办过冬奥会的地方 令人沮丧,在经济上没有持续良好状态,但有些冬奥会设施由于事先做过风险预测,采取了一定措施,造成的损失不大。”
 
灵活使用
大多数冬奥会举办城市赛后采取了灵活使用场馆的方式,开拓出更多财源,吸引更多旅游者,增添了不少就业机会。
索契冬奥会的设施赛后大多被用来举办运动会和音乐会。有40000多个座位的菲什特奥林匹克中心是冬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地点,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上得到了使用。平常,这里是俄罗斯运动员冬奥项目训练和比赛的场所,有时也被文艺演出租用。索契附近的罗莎库塔玫瑰花园将逐渐发展为国际滑雪旅游中心。尽管索契冬奥会开支达510亿美元,但是俄罗斯希望依靠灵活使用冬奥设施来弥补巨额开支。
盐湖城冬奥会的比赛设施现在大多仍然服务于冰雪项目,成为冰雪运动爱好者和专业运动员的训练设施,还吸引了美国各地的旅游者。盐湖城最大的迪厅是年轻冰雪爱好者的天地,冰雪活动、餐饮、商店和特别项目比赛都在享用昔日冬奥设施的余热。
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的奥运村现在变成温哥华奥林匹克村。年轻人节假日经常来此度过美好时光。这里吃喝玩乐的去处很多,可以玩皮划艇或划船,沿着水路骑自行车,在冬奥开幕式的环形跑道步行,还可以在奥运村广场散步,不时停下来品尝手工制作的啤酒和其他食品饮料。电动升降机会把人送到高处的瞭望大厅, 一览众山小。
 
新老结合
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奥会的设施现在展示了新老结合的风采。冬奥会的65个设施烘托出不同时代的文化和体育精神。这些建筑物中,有新建的,也有改建的住房、场馆和设施。不少设施是1933年举行国际冰雪比赛时使用的场馆。都灵冬奥会后,冬奥设施仍然是花样滑雪和短道速滑的好场所。著名的历史性建筑托里诺·埃斯波西奥尼被改建成冰球场。一些老式的宏伟建筑被用来举办体育比赛、音乐会、重要会议。
时至如今,都灵冬奥会的不少设施仍在使用,比如举办2010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冬奥会促使都灵成为意大利的旅游热点城市,冬奥会设施成为纪念意大利统一150 周年庆祝活动的中心。
1960年的美国斯阔谷冬奥会在新老结合方面做了不少努力。将近60年的高山滑雪设施仍为冰雪运动爱好者做着贡献。但冬奥会的主体育场经受不住1982年的特大暴风雪而倒塌。跳台滑雪场地年久失修,适应不了现在的比赛,只能搁置。斯阔谷冬奥会是第一个设置奥运村的冬奥会。奥运会后,奥运村由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出售给开发商,改建成分时公寓。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增加和发展导致斯阔谷的设施不太符合现代冰雪运动的要求。美国冰雪运动专家说:“莱斯竞技场能够容纳8500名观众,显然太小了,不适合举办冰球比赛。现在的跳台滑雪活动更加专业化,斯阔谷冬奥会留下的设施已经过时,也不能保证运动员的安全。”
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2010年温哥华冬奥组委预先留下了1.1亿美元当做遗产资金,冬奥会后用来为惠斯勒滑雪中心、惠斯勒奥运公园和里士满速滑馆等保险。太平洋大体育馆举办过冬奥会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比赛,现在成了西部冰球联盟温哥华巨人队总部所在地,举办过大约40场音乐会和其他演出活动。惠斯勒滑雪中心已改造成大雪撬、雪橇和无舵雪橇的训练中心。里士满速滑馆每年吸引大约70万旅游者参观和游览, 可净赚300万美元。温哥华冬奥会的不少设施改成私有或者他用。柏树山度假村改造成滑雪场地。耗资10亿美元修建的奥运村有1100单元住房,现在为温哥华市政府所用。
 
后期投资
在申奥和场馆建设期间,各方面的投资纷至沓来。一旦奥运圣火熄灭,组委会再想搞到资金,比登天还难。体育场馆本来可以花费不多来维护和改造,因为没有资金来源而遭到毁坏。美国盐湖城冬奥会虽然出现过申办丑闻,但是在后期投资方面却具有远见,依靠7600万美元的后期投资开辟了冬奥会场馆的新用途。
这笔投资来自犹他州遗产基金会,该机构市场部主任桑迪·奇奥说:“我们实行了前期预判和后期投资的方式,使得冬奥设施赛后仍能向前发展。冬奥会的比赛仅仅3周,但  是大赛之后怎么办?组委会的观点是应当在冬奥会前先期谋划,再加上后期补充投资,冬奥会的设施才能够保持今天的全运转状态。”
现在,犹他州基金会负责经营奥林匹克公园和椭圆体育场。这是一个非盈利组织, 资金主要来自各方面的提供、筹集活动和捐赠。公园常年举行各类冰雪体育和文化活动,也获得可观的收入。
 
百年工程
以往22届冬奥会的设施中,由于种种原因,有的已经成了废墟,有的不能再用,有的摇摇欲坠。可是,1924年首届冬奥会的不少设施至今仍能使用,可见其坚固程度。
在冬奥会之前,夏蒙尼已经有了150年左右的冰雪运动历史。现代奥运会之父顾拜旦对冰雪运动颇感兴趣,在他的支持下,第一届冬奥会在阿尔卑斯山的勃朗峰下举行, 风景秀丽,让久居城市的人们享受到大自然的雄伟和壮观。
也许是要展现法国的能力、富国强兵和健壮国民身体的意愿,夏蒙尼冬奥会设施建造得格外结实,称得上百年工程。雪橇跑道和速度滑冰跑道由于技术原因和安全考虑不再使用,但是举办过夏蒙尼冬奥会的不少设施至今仍然能够使用,比如花样滑冰、冰球、冰壶和速度滑冰场地。举行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场馆也在使用,看台容量与95年前一样,还是45000人。
 
惠及市民
2006年都灵冬奥会已经过去10多年,昔日的奥运村和媒体村中,不少设施和住房成为下一代人享受的住房和社区。都灵市政府和冬奥组委认真研究社会环境、社会融合、政 府住房补贴和社会住房等涉及使用和分配的问题,决定让这些住房惠及都灵的普通市民, 因为冬奥会负担最大的就是这些人。
1972年冬奥会举办地日本札幌将以前的冬奥设施一分为二,体育场馆继续用于比赛,奥运村的住房则分配给了当地居民。
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的比赛场馆现在仍然承担比赛和接待训练,最常见的人是来学习滑雪和雪橇的普通旅游者。另一部分设施供给职业或者专业冰雪运动员训练使用。还有一些设施已开辟成全年开放的冰雪运动和流行体育场地,如山地自行车、溜索、微型高尔夫和攀岩。
作者:张文华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10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