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心理问题 备受关注

心理问题 备受关注

 

今年5月23日,澳大利亚著名橄榄球运动员格雷格·英格里斯在退役两个月后不得不住进医院,接受心理健康治疗,给最近几个月欧美体育和传媒界有关世界一流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的讨论,增添了新的素材。
心理问题 成倍增长
今年开春以来,欧美媒体披露出相当数量的世界一流运动员存在着心理健康问题。一项对加拿大多名参加过奥运会和世锦赛的游泳运动员的调查表明,赛前,68%的运动员表现达到抑郁发作标准,25%的一流运动员过去几年抑郁症发病率增长了一倍。
对澳大利亚和法国一流运动员的调查也表明,他们当中的心理无序现象,像紧张、忧虑和忧郁的比率,分别 为17%到45%。2017年,相关机构调查了384名欧洲职业足球运动员,发现37%的球员存在焦虑或者忧郁的症状。在球队里,一个赛季至少会发生3起运动员心理健康事件。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的调查发现,这些球员的心理健康问题超过普通民众。
今年5月下旬,BBC一频道邀请英国王室人员和学术界名人探讨明星运动员的心理健康问题。过去几年里,世界著名运动员公开承认曾经有过某种心理问题,其中包括美国网球运动员威廉姆斯、获得奥运会游泳金牌最多的美国运动员菲尔普斯、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自行车场地争先赛冠军彭德尔顿、拳王布鲁诺。5月中旬,世界速滑名将克里斯蒂动情地谈到因心理问题干出自我伤害的傻事。
5月初,NBA专员亚当•西尔沃说,NBA的许多运动员平均工资达到一年700万美元,但是因为存在心理问题,生活确实不愉快。一位超级明星告诉西尔沃,从登上飞机前往比赛场地到比赛结束,几乎不看任何人一眼,“我径直前往自己的房间,待在房间里面,接受宾馆的服务,然后前往球场比赛”。西尔沃说,有些球员的情况几乎达到反常的地步。他们处在非常困难的环境,非常孤独。
心理影响 因素多样
欧美体育和医学专家认为,一流运动员面临的现实非常残酷。比赛当中,失败司空见惯,运动生涯的发展不确定,伤病、过度训练和昏厥等,都会影响心理健康。
西尔沃认为,除上述因素外,造成运动员心理问题越发严重的重要因素是社会媒体的干扰。
20年前,体育明星如果犯了错误,会像熊一样躲进森林,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现在的情况大相径庭,传媒的仔细搜索和关注接连不断,特别是电话、手机等电子产品问世之后,几乎每一个球迷都能通过推特的方式找到运动员。运动员长期处于一天24小时媒体“轰炸”中,打球表现不佳,讲话粗鲁的现象就难以避免。对此,一些科学家强调,应当加强运动员和教练员应对传媒“轰炸”和心理健康方面的教育,在他们出现心理亚健康时及时采取行动。不过,专家也指出,一流运动员自我感觉为超人,接受心理治疗可能有困难。
美国全国篮球运动员协会开展了一项心理健康服务计划,让运动员直接与专家谈及自身的心理问题,不用报告球队,因为在这样的谈话中,球员可能吐露负面的东西。骑士队前锋乐福谈到他在场上的惊恐发作。他说:“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充当男子汉的教导屡见不鲜,给出的教诲就是:坚强。不要谈及感受,自己解决问题。”在他看来,心理健康不是他们这些明星运动员的事。
运动员从巅峰跌落的时刻最容易产生心理问题。澳大利亚橄榄球运动员英格里斯就是典型事例。他在退休两个月后出现心理问题,但根子却是最近一两年的状态下滑。2009年,英格里斯获得世界最佳橄榄球运动员称号。此前,他代表澳大利亚队两次获得世界杯冠军。在效力兔子队的10年间,他帮助球队获得43年来第一个全国冠军。在新赛季开始两场比赛之后,由于身体方面的原因,他在今年4月退役。
英格里斯是澳大利亚土著的最佳运动员之一,因此兔子队希望他待在球队。去年, 英格里斯酒后驾车受到新南威尔士州法院的处罚,被禁止参加两场职业比赛,丢掉了任命不久的澳大利亚队队长职位。
退役生活 实在难熬
英国媒体年初的分析认为,世界体坛的传奇人物在伟大的运动生涯结束后,星光淡去,会给他们的心理带来问题。
彭德尔顿获得英国第一枚奥运会自行车比赛金牌时,没有落泪。她没有出现情感高潮,没有想到要庆祝,“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就像正在阅读连环画中的故事。处于充满激情的环境中,感到无所谓”。当时的彭德尔顿心理已经有些问题了。她遭受到不少痛苦,有一段时间想到自杀。
许多数据表明,一些著名运动员退役之后,精神世界非常脆弱,精神生活中的一致性大部分丢掉了,过渡到平民生活非常困难。严格的计划不再存在,雄心壮志也已消失,他们最为迫切的任务是融入世俗社会。人们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也不再与他们保持无私的关系,过去认为不重要的事情成了他们心理出现问题的诱因。
退役后的彭德尔顿百无聊赖,最新的抑郁症是因为在她试图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出现缺氧现象,在哥斯达黎加冲浪时出现不大不小的问题。为了打发退役后的无聊生活, 她想成为一名障碍越野赛马的骑手。
退役运动员渴望新的挑战司空见惯。短跑王子博尔特参加足球比赛正是如此,但他无法证明在足球场上也能创造短跑的成就。霍伊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3枚男子自行车比赛的金牌,被英国女王封为爵士。退役之后的霍伊丢掉两个轱辘的自行车,开上4个轱辘的汽车,但在汽车赛场上难以取得自行车上的成就。短跑名将里吉斯退役后转投英国雪橇队,最终以两根肋骨受伤告终。著名划船手克拉科内尔退役后驾驶汽车周游美国,希望创造纪录,结果遭遇撞车。
前英格兰橄榄球队队长菲利普斯认为, 运动员退役后,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平息多年养成的渴望竞争气质以及由此带来的困扰和伤害。“几次,我看着自己。我不希望就这样待着,经常会想到这还是我吗?这样的生活让我经常处于矛盾当中”。
体育明星退役之后,难耐寂寞,参加其他体育竞赛活动,在相当程度上受到心理问题的影响,有可能产生危险。英国拳击管理部门拒绝向前英格兰超级足球明星费迪南德颁发拳击比赛许可证,也是出于避免危险的考虑。
自杀未遂 写书治病
索德尔以前是英超球员,现效力于英甲伯顿艾尔滨队,身兼二职:作家兼球员。英国媒体认为,写作帮助索德尔逃离了死神。
索德尔患有抑郁症已多年。早在身价数以百万英镑计的时候,他就深陷抑郁症中。他曾经入选英格兰21岁以下代表队,参加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在多年的足球生涯中受到误解和种族主义的侮辱。情绪最为低落时,他曾经希望自杀。现在,他已找到继续生存下去的方式。
27岁的索德尔在足球场上经常受到各方的欺辱,但是他热爱足球运动。同时,他喜欢写作,写书和作诗无一不能。他第一本书《脆弱暴露》已经完成,正等待出版。他还完成了有关抑郁症的诗作《德尼斯散文》。
2013年,索德尔的抑郁症达到高峰, “有一次,我将大把的药片全部吞下,希望在睡梦中离开这个世界。所幸药片没有见效。当我从沉睡中醒来时,感到吃惊、烦恼,‘出现了什么情况?’我当时筋疲力尽。人们认为我很好了。我参加了奥运会和欧洲21岁以下足球赛,也参加了英超比赛,挣到许多钱, 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些。事情发生后,我去训练,没有告知任何人。即便我的妈妈、姐妹和 我妻子,都是在看到图书后才知道我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尔后,妻子力主我到心理医生那里接受治疗”。
除接受治疗外,写作成了索德尔治疗抑郁症的另一种方式。“长期以来。我感到内心已经死了,写作给我提供了一种发泄情绪的机会,让我有一种得到解放的感觉。2017年世界心理健康日,我将我的情况登上推特。不少人表示他们也在同抑郁症斗争,这使我更加有理由坚持下去。足球运动从过去到现在都相当残酷。足球运动员的报酬很高,风险也很高。我年轻时就发现球员的难处,在思想一致性方面产生了问题,导致抑郁症出现。现在我明白了,如果整个生命都被足球笼罩和统治,生活和身体就不会健康”。
足球教练 “心理医生”
弗利特伍德城俱乐部主教练乔伊•巴顿也经历了一个艰难过程,从心理情况不佳的球员过渡为懂得哲学和心理学的足球教练, 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业余心理医生的作用。
巴顿当球员时,心理问题严重,愤怒和暴力损害了他的形象。2008年,巴顿入狱8 个月。英格兰足总2017年又对他禁赛13个月,理由是他参与非法足球赌博1260次。后来,巴顿已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心理问题。
“现在的我和过去形成强烈对比。如果一位球员带着问题找到我,我会现身说法。我过去的生活和足球生涯中,经历了不少艰难, 也造成了不少问题。为此,我静下心来,研究为什么会出现心理问题。我的足球生涯跌宕起伏,对我当教练将会有所帮助”。
午饭时间,球员和教练班子坐在一起。巴顿说:“这是和队友们交流的大好时机。”
巴顿强调:“教练必须也是心理学家。弗格森、穆里尼奥都是心理学家,他们能将二十多位球员拧成一股绳,成就辉煌业绩。”
巴顿的变化并非一蹴而就,他学会了对付个人的心理恶魔。2017年4月,巴顿受到禁赛后,神情非常沮丧,“当时面临的是足球离我而去。三四天里我没有离开床,抑郁症从来没有如此严重。幸运的是朋友和家庭很快把我从跌落的深潭中营救出来”。
此后,巴顿抓紧时间完成了哲学和心理学的学习,懂得了自己陷入赌博狂热之中的根本原因,“我成为一个赌棍,原因非常简单:百无聊赖,心里好奇,需要一些刺激。学习哲学和心理学让我懂得更多道理,为担任足球教练和联系球员提供了方便”。
职业球员 互相帮助
在英格兰职业足坛,球员的心理健康被提上议事日程。不少球员先于俱乐部采取行动,相互帮助,心理健康问题得到缓解。
斯皮德出生在威尔士,是著名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员。在心理疾病折磨下,2011年, 42岁的斯皮德自杀身亡,从球员到教练、从俱乐部到足总,都从斯皮德自杀事件中认识到运动员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今年3月底,斯皮德的家庭邀请球迷参加斯皮德巡回活动,意在帮助俱乐部成员和家属解决心理问题。巡回活动从纽卡斯尔联队的圣詹姆斯公园开始,途经利兹联队、谢菲尔德联队、博尔顿队,在利物浦队的古迪逊公园结束。筹集到的钱财用来在古迪逊公园附近建立一个心理健康设施。
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主任迈克尔•本尼特认为,斯皮德的悲剧惊醒了足球界人士,让许多球员清醒认识到要对自身的抑郁和心理问题采取开放态度。
本尼特在上世纪90年代当球员时大腿受伤,伤病持续9个多月。在此期间,他认识到心理治疗比身体治疗更为艰苦,脑海中自身无价值和孤立的情绪萦绕不去,“我当时极其需要支持,却得不到支持。在我放弃球员生涯后,下定决心要为后来的球员提供我没有得到的支持和帮助”。经过培训,本尼特 于2004年获得咨询人员证书,建立了自己的咨询机构,并在2008年加入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担任教育官员。很快,他在协会中建立了专门负责球员情绪快乐的部门。2013年,本尼特的事业取得重要突破,咨询网络工作人员超过100人,可以向职业球员提供保密服务、24小电话热线。仅2016年, 就有160多名球员与这个网络接触。2017 年,球 员数量增至400人,2018年 增加到 438人。
PFA在各俱乐部举办讲习班。每年一度的心理健康会议吸引了英格兰足球联盟全部俱乐部的代表参加。本尼特表示,他的最终目标是让每一位球员都有机会和资格与心理问题打交道。经过几年的努力,球员对心理问题的耻辱感基本消失,不愿意谈论心理问题的现象减少许多,著名球星里费迪南德还公开讲述自己与抑郁症斗争的经历。
作者:张文华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7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