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痛别羽坛女皇韩爱萍

痛别羽坛女皇韩爱萍

 

10月16日20时30分,世界羽毛球名将韩爱萍因肺癌晚期抢救无效, 在武汉协和医院去世,享年57岁。
今年10月17日,武昌殡仪馆的逸园楼,韩爱萍的告别仪式现场, 亲朋好友、队友教练以及弟子们陆续前来悼念。韩爱萍遗体的周围,摆放着曾与她相伴一生的洁白的羽毛球。屏幕上播放着逝者昔日的影像,音容笑貌犹如昨日。
家人强忍悲痛说,韩爱萍与病魔抗争了3年零7个月,她的遗愿是一切从简,“她说过去给领导、同事、朋友们添了不少的麻烦,去世后不想再给大家添麻烦。过去她是体育明星,是关注的焦点,这一次,我们希望她能平静告别。”
韩爱萍平静地离开了关注她、支持她、喜欢她的人们,她为中国羽毛球运动留下的印迹让人久久难忘……
 
少年成名 为国争光
韩爱萍1962年4月出生,10岁开始参 加羽毛球训练,15岁获全国比赛女单亚军, 16岁入选国家队。1979年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年仅17岁的韩爱萍力挫群英,一举夺冠, 在国际羽坛初露锋芒。次年,她被查出患有严重的甲状腺机能亢进症。韩爱萍并不以为意,一边积极接受治疗,一边琢磨技术动作。
1982年9月,韩爱萍病愈复出。不到一年,她就在1983年5月的世锦赛上夺得女单亚军,8月,她又在世界杯赛上获得单打和双打冠军。从1983年至1988年连续6年获得世界冠军,开启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特别是1985年,她包揽了世锦赛单打和双打金牌,在日本、瑞典、马来西亚、加拿大和中国香港等地的国际赛事中也都接连夺冠, 为此,国际羽联甚至将1985年称为“韩爱萍年”。20世纪80年代,韩爱萍与李玲蔚轮流夺取各项世界大赛的冠军,两人并称为当时 的“羽毛球双女皇”。职业生涯中,她共夺得13次世界冠军,为祖国争得了巨大的荣誉。
由于成绩突出,韩爱萍曾荣获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198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40年来杰出运动员。
 
领军鄂羽 再创辉煌
1990年从国家队退役后,韩爱萍回到湖北。很快,名声在外的她受邀出国讲学, 开始了在日本、澳大利亚长达12年的执教生涯。
2002年,为备战第十届全国运动会,湖北省体育局力邀韩爱萍回国助阵。当时,湖北队虽有高崚、魏轶力等国手,但整体实力不算顶尖,后备人才面临青黄不接局面。面对家乡召唤,韩爱萍很快和丈夫卖掉了在墨尔本的别墅,将羽毛球学校无偿转让,放弃了绿卡身份,毅然回国。
同年11月底,韩爱萍就任湖北女队主教练,全身心投入队伍建设。在她带队期间,湖北羽毛球女队取得了很大进步,在国际重大比赛中共获8个冠军,夺得1个全运会冠军。同时,她还大力推进省队梯队建设,挖掘、培养新人,并先后将赵芸蕾、王晓理、李雯等输送到国家青年队。其中,赵芸蕾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女双、混双两块奥运金牌,王晓理多次夺得世界冠军。
43岁时,从教练员岗位卸任后,韩爱萍先后在湖北省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和群众体育处就职。2013年,她当选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5年两会,她精心准备了《关于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建设全民健身体育场馆的建议》的提案,提出建设小型多样化的健身场馆,为群众健身提供便利。她说:“青少年体育起来了,后备人才就有了更大的选材空间,群众体育热情高,也会为竞技体育带来更多关注。”为在青少年中推广羽毛球运动,在各方的支持下,她开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羽毛球学校。因病退休后,在与病魔抗争的过程中,她仍然致力于推广普及羽毛球运动,为体育事业发光发热。
然而,随着病情加重,经历了约40次的化疗、4次放疗的羽坛皇后,终究没能扛住病魔的侵袭……
 
羽皇殒落 各界悼念
韩爱萍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体育事业,深受广大运动员、教练员和羽毛球爱好者的爱戴。
得知韩爱萍去世的消息后,体坛内外不少人士都表示了哀悼。曾经是世界男双名将的蔡赟说:“看到这样的信息心里很难受,前辈一路走好。”女单名将王琳说:“愿天堂没有病痛,愿前辈一路走好。”奥运冠军赵芸蕾也在微博中缅怀恩师:“愿天使的羽毛常伴左右,韩指导一路走好。”
现任中国二队女双组主管教练魏轶力曾师从于韩爱萍,她说:“我希望能像她那样,培养出更多的优秀运动员来!”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魏轶力和高崚临时配对参加女双比赛,“当时我们是不被外界看好的一对,没想到站到了最高领奖台,其实我的状态并不算好,这真要感谢韩指导的指点,和向我灌输的那种舍我其谁的必胜信念。”回忆起十运会,她感慨地说:“那是最让我难忘的一届全运会,是她带着我们冲冠成功。”
韩爱萍走了,在韩爱萍羽毛球学校的训练场,带着孙子参加训练的王奶奶一直在摇头惋惜 :“9月份她还在场边看孩子们训练,当时她戴着顶棉帽,精神不太好,看到谁在场上动作不对,就上前指导。孩子们都管她叫韩教练,我才知道她就是韩爱萍。后来得知她得了重病,我觉得她太不容易了,简直是把最后一口气都贡献给了羽毛球运动。”
作者:刘羽凡
来源:《新体育》2019年第1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